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唐朝小官人

第八十六章 :人为蝼蚁

【书名: 唐朝小官人 第八十六章 :人为蝼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唐朝小官人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明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极品小农场雪鹰领主修真百年归来嫡长孙宰执天下惊悚乐园冠军之心都市大仙君妙医鸿途国医大师    随着那一声响动,宣政殿仿佛连空气都已凝滞了。

    十几个大臣宛如瞬时窒息。

    陈祭酒已是扑通一声拜倒在地,他的呼吸开始加重,额上淅沥沥的冒着冷汗。

    殿内落针可闻,没有任何的声音。

    这可怕的寂静,一分一秒的过去。

    陈祭酒头埋于地,茫然失措。

    陛下不许再说了。

    假若是如此,那么后果……极有可能更为严重。

    四门學已经‘查’出了这么多劣迹,秦少游已是万死莫恕,可是陛下却是不给再说了。

    圣皇这是要坚持四门學的革新到底么?

    想到这里,何止是陈祭酒,许多人不由打了个冷颤。

    有人害怕了。

    在座的一些人,家族甚至可以追溯到几百年之前,历经数代人,无论天子是姓王、姓杨,还是姓李、姓武,他们依旧是把持国器,恩荣出于望外;而这……就是门阀。

    其实大家都知道,当今天子不喜欢在座的许多人,可是即便圣皇不喜欢,照样还是要嘘寒问暖,依旧还是要笑颜以对,为何?因为这天下是不可能靠来俊臣这群酷吏来治理的。来俊臣即便再如何得以恩宠,也不过是个酷吏罢了。圣皇除了和门阀治天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而之所以如此,只是因为门阀垄断了教育的资源,除了门阀子弟外,这天下绝大多数人大字不识,难道靠一群文盲来治理天下么?更不必说门阀还垄断了牛羊、土地、佃农,国计民生,这些都握在他们的手里。

    在座的一些人,心里清楚陛下任用他们,不是因为陛下喜欢他们,而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也正因为他们对教育以及人才的垄断才有今日的恩宠。

    可是一旦有人可以将他们取而代之呢?

    这是不可想象的事,因为一旦圣皇可以选择,那么自己的筹码也就彻底丧失了,接下来会如何?接下来一份圣旨便可让自己阖族死无葬身之地吧!

    圣皇看清了这一点,所以在四门學革新;而许多人也看清了这一点,所以用尽办法不让革新继续下去。

    现在圣皇的举动似有一意孤行的意思,莫非……

    有人身躯一颤,圣皇若是一意孤行,真让这四门學革新下去,推而广之,那么十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他们不敢想象。

    当一个家族富可敌国,可对于圣皇来说,却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最后这个家族会有什么下场呢?

    拼了!

    有人咬了咬牙,随即轻轻的咳嗽一声。

    声音很轻、很轻。

    可是在陈祭酒耳中却不啻是某种鼓励和暗示,陈祭酒深吸一口气,他终于明白自己和秦少游之间根本没有贵贱之分,其实从一开始,两个人就是这天下最强大的两个集团的棋子而已。

    陈祭酒没有选择,他知道,今日他退出这里,也必定死无葬身之地,要求生,唯有逆水行舟。

    他抬起头来,道:“陛下,秦少游,贱贾之子也……败坏朝纲,欺君罔上,因巧言令色,而……”

    ……

    屏风内。

    武则天小腿上的血迹未干,上官婉儿为首,数十个宫娥纷纷吓得跪倒在地,她们就跪在夜光杯的残渣上,玻璃的碎片入肉,地上已是被血水浸湿了。

    武则天没有再动,她只是凝神静听着。

    陈祭酒的侃侃而谈没有结束,这使武则天不由露出了一副好笑的样子,她在笑什么?

    谁也不敢妄测。

    可是陈祭酒还在继续,他最后说道:“此等误人子弟,收受财货,任用私人,败坏學风,欺君罔上之辈,请陛下严惩,以正纲纪!”

    沉默……又是沉默。

    陈祭酒没有得到回应。

    良久,武则天才淡漠地道:“来,撤了屏风。”

    宫娥们如蒙大赦,将屏风撤去,也将帷幔拉了起来。

    端坐于龙塌之上的武则天顿时出现在屏外之人的眼前,在她的脚下,一片狼藉。

    于是所有人起身作揖:“见过圣人。”

    圣皇是正式场合的称呼,而圣人,则是近臣们亲昵的叫法。

    武则天拧着脸,没有回应,只是她站起身来。当她起身的时候,许多人看到她腿上的殷红,可是这些人,脸色麻木,恍若不觉。

    武则天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屏风,她笑了。

    这带着几分烂漫的笑容,很容易让人依稀能看到数十年前,这个女子有何等的倾城美貌。

    挞……挞……挞

    凤靴踩在这铜铸的砖石上,一步又一步,细碎又带着凝重。

    当走到陈祭酒的面前,武则天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凤目带着清澈,轻描淡写地道:“陈卿,你方才所奏何事?”

    陈祭酒顿时冷汗淋漓,他埋着头,只看到巧夺天工的凤靴,还有轻纱掩不住的殷红,血腥在他的鼻尖挥之不去。

    他的脑子嗡嗡作响,老半天才期期艾艾地道:“陛下……臣奏秦少游……”

    这句话被打断了。

    紧接着便是风暴骤来,武则天猛地呵斥:“够了!”

    陈祭酒身躯一颤,声音戛然而止。

    “朕让你说话了么,朕什么时候准你奏事?你是何人?你算什么东西”

    武则天怒了。

    这滔天之怒如排山倒海,席卷而来,陈祭酒的脖子发冷,头埋得更低。

    可是……他不服。

    良久,他一字一句地道:“臣,无外乎仗义执言而已!”

    这一句话掷地有声,倒是份量十足。

    此时的君臣关系并不似后世满清那般形同主奴。虽是君权至上,可是魏征顶撞太宗的例子并不远,历来有谋反获罪的,有杀人获罪的,却极少有人听说过因言获罪。

    陈祭酒虽然害怕,可是他并非没有底气,没有错,他所说的东西都是证据确凿,仗义执言有什么错?

    武则天香肩颤抖,正待发作。

    可是这时候,一个人慢吞吞地上前几步,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糟老头子,身子佝偻,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

    他说话的时候,语速很慢:“圣人,老臣万死,竟是忘了圣人命门下草诏,让陈祭酒钦命彻查四门學,陈祭酒奉的乃是圣人钦命行事,圣人可能只是一句无心之言,老臣理应再询问一句,确认之后再发明旨才是。如今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实是老臣万死之罪,恳请圣人责罚。”

    他的态度卑微到了极点,犹如海中的一粒细沙,满是自责。

    可是这个人……即便是武则天也不能忽视。

    他明为请罪,而实际上却是在告诉武则天,陈祭酒的一切都是按圣皇的意思办的,陈祭酒何罪之有?

    武则天的冷眸落在他的身上,锋利的宛如唐刀之刃。

    而这个人,却还是和蔼可亲地看着武则天,姿态卑微到了极点。

    二人就这么在殿中对视,一个咄咄逼人,另一个却包括万象。

    眸光交错的一刹那,武则天猛地有一种无力感,这滔天之怒像是打在了空气上,使她无处发泄。

    武则天的手藏在大袖之中,握紧,长甲掐入了手心。

    而这时,又有人站出来,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道:“圣人,千错万错,错在微臣,此事,陈祭酒早就报到了尚书省,是微臣觉得事态严重,这才请陈祭酒亲自上殿禀奏。不过……陈祭酒所奏之事都是查有实据,秦少游罪恶罄竹难书,为正朝纲,恳请圣人以教化为念,予以严惩。”

    话音落下,许多人纷纷附和:“圣人,误人子弟,欺君罔上,岂可纵容,万望圣人下旨。”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这一个个极有分量的人谦卑地拜倒在了武则天的脚下,武则天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她猛地想起方才在屏风内的话:“这个世上,获罪之人,哪个不是罪不至死呢,人……终究是蝼蚁罢了…”

    ...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唐朝小官人相邻的书:恋战星梦死神传人妖皇传说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网游之乞丐传说生化狂医在异界异界祭司蛮尊奸商莫菲菲再次飞升破军战魂传说首席御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