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唐朝小官人

第七十五章 :博士打人了

【书名: 唐朝小官人 第七十五章 :博士打人了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唐朝小官人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未来聊天群下堂妇绽放韩娱之掌控星光我有药啊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灵犀传奇再现近身狂兵随身带着女神皇尸凶火种    一个小小的通直郎,本来一辈子也未必能入宫觐见;跟天子说话,那更是痴心妄想。

    也正因为是朝贺的场合,才有了秦少游站在这里的机会,可是这个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东拉西扯。

    为臣者忠,为子者孝,话是这个话,可问题就在于,这样的场合,你这样的身份,这些话是你该说的么?

    殿中鸦雀无声,他们知道秦少游还有后话。

    秦少游一字一句地接着道:“君臣父子是大义,可是微臣以为,这师生之义,怕是不下于父子,今日这样的好日子,臣有生员五人至今还在狱中,因此不免触景生情,臣在这里朝贺圣皇,圣皇当然是心中欢喜的,可是身为人师,自己的生员却身陷牢狱,想到他们的处境,不由心生悲凉,有一句话叫君臣同义,也有一句话叫师生同德,臣为人师,恳请陛下沐雨露之恩,为臣的生员做主。”

    “……”

    又是满殿哗然,这个家伙竟是跑来鸣冤。

    大过年的,居然玩这一套。

    可是秦少游的脸色平静,说完后,深深行了个礼。

    其实他心里清楚,这是无奈之举,因为几个生员,对于殿中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没有人会为他们抱不平,也没有人会高看他们一眼。至于天子……那更是笑话,武则天的性子,他岂会不知,国子监是朝廷的机构,国子监革除了生员的學籍,无论对错,武则天都不会过问,因为过问,那岂不是天子错了,让一群酒囊饭袋来署理學政?

    所以秦少游即便请托上官婉儿去求情,极大的可能也是没有音讯,后世的文人墨客,只记住了唐人的诗歌和豪放,可是谁会记得这是一个权贵碾轧小民的时代,冤屈与否不重要,事情的本身也不重要,对于为政者来说,最重要的是谁更有被利用的价值,仅此而已。

    而很明显,一群没有任何背景的生员是远远及不上国子监,也远远不能和算學的生员相比的,算學的生员绝大多数是官宦子弟,天子站在小民一边,就会触怒到整个官宦们的利益,他们的儿子被人打了,单单这一条,陛下不肯为他们做主,就足以让人‘寒心’,武则天要收买的,当然是这些人,而绝不可能是升斗小民。

    所以秦少游私下里求情不会有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个隆重的场合,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破釜沉舟。

    武则天目光高冷,虽是柔弱娇躯,她没有表态,可是这具柔弱的身体中,却如泰山一般。她只在这个时候,身子微微前倾,而无数人看到了她这不经意的动作,心中开始猜测起来,他们满脸震惊之余,也感受到了这种细微变化中所带来地肃杀之气。

    陈祭酒和算學博士吴应龙没有想到秦少游居然会这样做,他们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另一边的赵博士看过去,赵博士一脸茫然,也是始料未及。

    秦少游是在作死!

    可是他的行为却足以让人警惕,因为这个家伙既然跑来说这些话,那么势必是抱了玉石俱焚的决心,无论是陈祭酒和吴应龙,他们的目的无非只是狠狠把四门學压下去,打击赵博士,打击秦少游,至于几个生员,不过是功成之后的枯骨罢了,谁曾想到最后落到这不死不休的局面。

    此时,陈祭酒已经开始朝吴应龙使眼色了,秦少游既然已经在这样的场合说了这些‘话’,陛下就非要过问不可,这个时候可不能让秦少游颠倒‘黑白’。

    吴应龙会意,他只能来做这个马前卒了。

    恰在此时,武则天的声音响起:“秦卿是要诉冤?”

    秦少游道:“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望圣皇恕罪。”

    武则天似笑非笑,眼底幽深不可测,此时无数人看着她,她并没有为殿中的‘变故’而吃惊,反是平静的有些可怕,整个人纹丝不动的跪坐于御案之后,良久……道:“你说吧。”

    吴应龙忍不住了,忙是出班,伏地拜道:“臣奉议郎吴应龙拜见圣皇,秦少游所言之事,事关學务,臣有一言进上。”

    武则天又是蹙眉,看了看秦少游,又看了看吴应龙,才道:“看来不但是有冤屈,还有一些纷争了,你们说,朕听着。”

    吴应龙道:“事情的起因自不必待言,实则是四门學藏污纳垢,大肆招募一些市井下九流之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倒也罢了。就在数日之前,四门學的几个恶徒竟是动手打了算學几个生员,国子监听闻了此事……”

    秦少游冷笑道:“吴博士是要颠倒黑白么?”

    吴应龙脸色木讷,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正气凛然地道:“是谁颠倒黑白?事情的结果已有定谳,动手打人的乃是四门學的恶徒,国子监革除他们的學籍,交由京兆府法办,何错之有?反倒是你,你我同为學官,你就理当知道什么叫礼,今日朝贺,当着圣皇的面,胡搅蛮缠,诬赖上官,真是罪大恶极,斯文扫地。”

    秦少游正色道:“吴博士太过先入为主了吧,四门學的生员也是国子监的生员,何来的恶徒之说?”

    吴应龙笑得更冷,脸上不由掠过深深的鄙夷:“恶徒就是恶徒,下九流罢了,其中有个叫王新的,其父是个屠狗之辈,敢问秦助教,这是不是恶徒,寒门岂会出什么贵子?若非如此,为何会对算學的生员拳脚相加。”

    秦少游正色道:“够了,难道他爹是屠户,他便是恶徒么?这是什么道理?”

    吴应龙见秦少游被‘激怒’,便晓得自己占了上风,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秦少游一眼,颇有些洋洋自得地道:“噢,我竟是忘了,秦助教的父亲是个厨子,这就难怪。”

    秦少游方才还有些激动,可是在这一刻,他突然笑了,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他只是看着吴应龙,良久,良久,然后一字一句地道:“吴应龙……你这个狗娘养的。”

    “……”

    嗡嗡嗡……

    殿中仿佛有无数的苍蝇在飞,传出无数的声音。

    满殿的人有人错愕,有人愤怒,有人冷眼旁观,也有人低声斥责。

    这是骂人,而且骂人家的娘是狗。

    如实只是一个升斗小民这般对骂,至多也不过是反唇相讥罢了,泼妇骂街,大抵是如此。

    可是算學博士吴应龙是什么人,他堂堂算學掌學博士,清贵无比,被人在万象神宫骂了娘,身为人子,假若这个时候,他反应稍稍温和一些,都可能落一个不孝的名声,而往往不孝又是不忠的同义词,这不只是承受侮辱,甚至自己的前途,怕也只能到顶。

    吴应龙的面目顿时狰狞,他恶狠狠地道:“秦少游,你再说一遍。”

    秦少游忙道:“错了,下官方才说吴博士狗娘养的,实在不对。”

    众人冷眼看着秦少游,并没有因为秦少游的‘认错’而原谅,不过许多人倒是不禁暗笑,这秦少游方才分明胆大包天,转眼之间却又缩了。

    谁知秦少游下一句却是道:“吴博士理应是小娘养的。”

    吴应龙如遭雷击,狗娘和小娘在这时候是没有分别的,因为小娘往往是奴仆的身份,这等于是骂他奴才生出的孽种了。

    他怒不可遏,顿时陷入疯癫一样,一下子冲上前来,扯住秦少游,厉声大吼:“秦少游,我和你势不两立,和你拼了!”

    读书人打架,往往跟拳脚棍棒没有关系,大抵都是踢阴、锁喉、张嘴咬人罢了,吴应龙也不例外,他直接抓住了秦少游的手,张嘴便要咬下去。

    只是他身子干瘦,秦少游又比他年轻,这点气力怎是秦少游的对手?秦少游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使他不能动弹,口里大叫:“好啊,你身为命官,在这宫禁之处也敢行凶。”话音落下的同时,秦少游另一只手已是自天而降,啪的一声,一个猩红的掌印留在了吴应龙的脸上。

    ...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唐朝小官人相邻的书:重生之狂仙逆天见习阴差神之禁典新军阀1909极品战神巫妖王庭绝世强者田缘末世涅凰极品法宝修补神狩魔手记烈焰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