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综]尼桑的职业问题

55.第五十五章 包容

【书名: [综]尼桑的职业问题 55.第五十五章 包容 作者:三千世

[综]尼桑的职业问题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防盗  揍敌客大家族团团坐, 大家都面色严肃的看着亚露嘉,奇牙试图轻描淡写的压下此事,但很可惜他的言辞闪烁在揍敌客大家长面前是那么显眼,他试图保护亚露嘉这一事实根本无法掩饰, 简直破绽百出。

    席巴的心情……挺复杂的, 他想起当年大儿子离家出走时那娴熟的跑路技巧和掩盖能力, 再看看奇牙……啧啧。

    桀诺也在笑:“奇牙将来会是个好哥哥嘛!”

    马哈在旁边端着杯子喝茶,看着奇牙的眼神难得柔软了几分。

    奇牙看着家中长辈的态度, 心渐渐沉到了谷底,很显然,老爸是打算彻底弄明白亚露嘉的能力, 可这样一来……难道亚露嘉还要被关在黑漆漆的玩具室吗?

    不!他绝不允许!!

    就在他绞尽脑汁之际, 基裘突然开口了:“奇牙, 你既然知道亚露嘉的问题,就将事情说清楚。”

    她的嗓音尖锐刺耳,如金属划过玻璃发出的刺啦声一样让人难易忍耐:“你说出来,和我们问出来,两者的分量可是不同的哦!”

    奇牙听后手心全是汗, 他明白这个道理,可如今的他只有六岁,家里长辈却都正当壮年,真要说实话, 他根本无法反抗, 更别说带走亚露嘉, 离开揍敌客了!!

    现在的他甚至没有调动家中仆从的指挥权,甚至还没有属于自己的联络手段,属于自己的银行账户,没钱没身份没人手,最重要的是他还不会念……

    这样的他,怎么对抗家中长辈保护亚露嘉?

    奇牙沉默良久才道:“爸爸,亚露嘉是揍敌客,对吧?”

    席巴不明所以:“当然。”顿了顿,席巴微微眯眼,他补充道:“只要不危害家人。”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奇牙:“奇牙,我以为你明白的,家人最重要。”

    是啊,家人当然重要,亚露嘉更是他最重要的弟弟。

    “那我以为,让大哥回来一起处理这件事,才更加合理,毕竟他也是家人,他有知情权。”

    奇牙冷静的道。

    席巴一愣,将伊尔迷叫回来?他仔细看着奇牙,却没从奇牙的眼眸中看出任何情绪,席巴一边心中赞叹奇牙的智商简直棒棒哒,一边却……犹豫了起来。

    自从伊尔迷离家考上猎人执照后,消息传递就变得晦涩起来,时不时的还会失踪一段时间,海上传来的消息是伊尔迷去探险了,去哪里探险弄到了什么做了什么认识了什么遭遇了什么……好吧,可怜的席巴爸爸几乎一无所知。

    席巴只知道一点,大儿子经常失联。

    他曾借着出任务的时机试图跑到海上看看伊尔迷,奈何刚到海岸边就收到了伊尔迷的电话,可见那位海之王阁下对海域的控制力之强,后来海上封锁逐渐变弱,海之王真正控制区域缩减到中央海域,席巴也未曾找到伊尔迷真正踪迹。

    好在磕磕绊绊这么多年,伊尔迷虽然经常遇到危险,却依旧活蹦乱跳,并记得和家里联系。

    即便……这个联系的频率已经扩展到半年一次甚至大半年一次了。

    这期间基裘遭遇强敌袭击双目失明,同时基裘又生了一个小儿子,整整一年半的时间伊尔迷都像是死了一样没传回任何消息,席巴很担心。

    奇牙提议将伊尔迷叫回家,席巴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一旦决定等伊尔迷回来再处理亚露嘉的事情,那可就真的遥遥无期了,想到这里,席巴笑了,也许奇牙就是抱着这个打算?

    不过若是能因此将伊尔迷叫回来,那也是意外之喜。

    席巴道:“好吧,奇牙,我让伊尔迷回来,希望……希望他能回来。”

    奇牙一愣,什么叫能回来?

    很快他就明白了所谓的能回来是什么意思。

    席巴当着家里所有人的面打了一个电话,电话的另一头只说了几句话,奇牙听的一清二楚。

    “啊,他还没回来,是的,已经快两年了?”

    “放心吧,绝对还活着,不过不知道具体位置,他不是一个人去的,这一点我向你保证,他一定能活着回来的。”

    “当然是完好状态,我也不希望他出事,活着的形态有很多,当然要以最佳状态回来,我这边的烂摊子还等他接手呢!”

    “哈哈哈反正你们家不是有个银发的继承人吗?这个就给我吧!”

    挂了电话,席巴看着奇牙道:“看样子你如愿以偿了,你这个跑到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还失踪的大哥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奇牙讪笑,心里长出了一口气,随即他对亚露嘉下了死命令。

    “绝对绝对不要对家人强求,听到没有?如果无法控制要进行强求,那也要控制强度,知道吗?亚露嘉和纳尼卡,你们两个记住,绝对不能危害到揍敌客,绝对绝对不要伤害家人,否则哥哥就会失去你了。”

    奇牙紧紧抱着亚露嘉:“我会保护好亚露嘉的,请给我一点时间,请你忍耐一点时间,好不好?”

    半晌,奇牙听到亚露嘉低低的应了一声,奇牙露出了笑容。

    他并不知道此刻的亚露嘉并非亚露嘉,而是纳尼卡,黑洞洞的眼眶里什么都没有,他咧嘴一笑,黑漆漆的大嘴巴像是未知的黑洞,他笑着笑着,微微抬头,正对上某处监视器,坐在监控室的糜稽吓得差点摔地上。

    他扯着自家老爹的袖子差点哭出来:“老爸真的不管吗?还真要等大哥回来再说?这这这您确定这没问题吗?”

    席巴淡定的道:“我答应了奇牙。”顿了顿他补充道:“我说话算话。”

    糜稽苦逼的看着席巴,半响才耷拉着脑袋:“那我最近出去做任务好了……”

    席巴嘴角抽搐,要不要这么害怕啊,就连一向不出门的老二都受不了要离家做任务了,等等啊,老二这么肥,体术这么烂,出门不会被人干掉吧?

    席巴道:“不行,我允许你在房间里吃饭,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听到没有?”

    糜稽垂头丧气的道:“知道了……”

    鉴于席巴答应了奇牙要等老大伊尔迷回来再处理亚露嘉的能力问题,一时间亚露嘉身周几乎看不到揍敌客们了,哪怕在中午吃饭时,餐桌上也只能看到老爸一个人,马哈、桀诺、基裘、糜稽以及三岁的柯特都找不到了。

    奇牙抿唇,他眼神微暗,什么都没说,倒是亚露嘉好奇的问了一句:“爷爷妈妈他们不吃饭吗?”

    席巴很直白的道:“在确定你的能力问题没有危害以前,他们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亚露嘉愣住了,他不知所措的看了奇牙一眼,眼神有些暗淡。

    对这个保护过度的孩子来说,这是亚露嘉头一次清晰认识到揍敌客的冷酷果决。

    而奇牙只希望自家大哥回来的时间越晚越好,最好等他提高实力能保护好亚露嘉时再回来。

    不过这一次老天爷并没有站在他这一边。

    失踪快两年的便宜大哥回来了。

    犹记得那晚席巴接电话时一瞬间的喜悦,奇牙紧张极了。

    他在紧张和焦虑中等待,又过去半个月,某天他正在和席巴练习对打,突然训练场里响起糜稽的声音。

    “爸爸!大哥回来了!!”

    席巴嗖一下不见了。

    奇牙紧随其后冲出去,他们飞速冲下山,刚跑到半道,奇牙就看到席巴站在一旁,面色阴晴不定。

    奇牙顺着席巴的目光看过去,就见亚露嘉正对着一个陌生人……等等!

    亚露嘉伸手了!!

    “给我你的头。”

    年轻人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孩子,先是微微蹙眉,然后他笑了。

    “你是要笑着的头,还是哭着的头?”

    他将橘黄色帽子两侧的笑脸和苦脸摘下来同时递给男孩。

    纳尼卡歪歪脑袋。

    “给我你的心。”

    年轻人看着远处的席巴和奇牙,想了想,低头对着纳尼卡的脑袋亲了一口。

    “你是我弟弟吧?”年轻人摸了摸纳尼卡的脑袋:“我的心本来就是你们的啊!”

    纳尼卡愣住了,他似乎没想到眼前的陌生人是哥哥,奇牙哥哥说了不许对家人强求的,可他长时间没强求,难度已经积累到最高了……

    “……给我你最重要的东西。”

    年轻人露出一个神采飞扬的笑容:“不就是你自己吗?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存在啊!”

    这其中蕴藏的感情太过丰沛,瞬间将纳尼卡的空洞填满,他是一个魔物,一个不知名的存在,依靠人类的渴望而活,长时间压制能力对他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可现如今那些虚弱的感觉全都不翼而飞。

    因为面前的年轻人,那诚挚温暖的感觉太过纯粹,只是呼吸着,似乎都能嗅到阳光和幸福的味道。

    真的,真的好温暖。

    他不自觉的伸出手。

    “你有什么愿望吗?”

    年轻人眼睛一亮,他指着自己道:“我刚去了些不好的地方,能将我的状态恢复到完美吗?”

    纳尼卡再也忍不住了,他一头扑到年轻人怀里,大声道:“哥哥!”

    年轻人哈哈大笑:“哟,真是棒极了的礼物。”

    他抬了抬帽子,咧嘴道:“哟,老爹,我回来了。”

    尖齿鱼非常团结,哪怕有一只鱼受到攻击,它们也会将敌人杀戮干净,约普特尔生怕艾斯不知道其中关键,冒冒失失的弄死一条尖齿鱼当早餐,那他们就会成为尖齿鱼的早餐——尖齿鱼并不拒绝偶尔开荤。

    约普特尔严肃的对艾斯道,“下海。”

    艾斯不明所以。

    “尖齿鱼很聪明,我们下海表示没有攻击意图,这样他们就不会攻击我们。”为了保险起见,他加了一句,“别碰着木筏,就这样漂在海里。”

    这是一种示弱的方式,如果船不坚固,这样泡在海里一脸无害的行为就是一种妥协。

    艾斯坚定的摇头,他干脆的道,“我不会游泳,漂不起来,先生。”

    约普特尔呆住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会游泳。”

    约普特尔觉得这是他听过的最有趣的冷笑话了,没有之一。

    “你说你不会游泳!?”

    艾斯点头。

    “你在开玩笑吗?!”

    艾斯挠头,“没有,约普特尔先生,我的确不会游泳。”

    约普特尔看着即将到达他们面前的鱼群,艰难的道,“那你是怎么在海上漂的?”

    艾斯一脸理所当然,“有木筏呀!!”

    约普特尔深吸一口气防止自己晕过去,想想男孩一路的照顾,他艰难的道,“过来,我抱着你。”

    艾斯反驳,“先生,你身体不好,泡在海里会让好不容易开始愈合的伤口再度化脓的。”

    约普特尔气急败坏的道,“如果我们再不下海,我们就会成渣滓的!!!”

    艾斯不明所以,约普特尔只好解释了几句,在听完后艾斯了然,“你是说如果不示弱这群鱼会攻击我们?!”

    “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但如果下海一点事都不会有,快点下海!我带一个人还是可以的!”

    艾斯坚定的摇头,“对你身体不好。”

    他歪着脑袋看着前方不断跳跃的鱼群,突然咧嘴一笑,那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有种闪闪发光的感觉,他黑色的眼睛太过明亮,宛如炙热的火焰在燃烧似的,不仅在燃烧着自己,甚至连周围的海水都在沸腾!

    男孩静静的站立在木筏前方,双手插在破烂短裤里,一身红色的短衫早已污浊不堪,可被他挡在身后的约普特尔竟说不出话来,那气势太过凛冽,那眉宇是如此飞扬,那神色竟无比骄傲,那语气淡漠强大。

    艾斯语气淡淡,“这群鱼……他们不会过来的。”

    仿佛说出就是真理,那理所当然的态度让约普特尔心中一禀,他好像突然发现眼前这个自称漂泊在海上的阳光男孩并不简单。

    男孩脚下发力,木筏好似箭一般冲出去,目标竟直指冲过来的鱼群!

    莫名的,约普特尔觉得面对这样的男孩,那群鱼必定会绕道!

    下一秒,宛若苍天一剑劈开大海,赤红色的鱼群在艾斯面前一分为二!

    周围的海浪在跳跃着,沸腾着,翻滚着,溅起高高的浪花!碧蓝色的海水里无数赤红色的尖齿鱼穿梭着,红如血,碧如天!

    血天之间,男孩突然大笑,那笑声豪迈狂放,眼前的血海滔天都化作了一个笑话,在男孩面前虚弱的不堪一击,男孩伸手,仿佛要碰触什么,又仿佛在怀念着什么,随即男孩就无奈的摇摇头,笑声止歇,云淡风轻,一派从容。

    仿佛一万年,又仿佛一瞬间,眼前震撼人心的景象消失不见,苍茫的天和平静的海再一次出现,男孩依旧立在木筏前方,他回头,眼中带着灵动与狡黠,调皮的道,“怎么样?我说过那群鱼会让开的啦~”

    霸气一出,谁与争锋?

    艾斯不会念,可霸气的修行却从小开始,在大海上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对于他来说,这些海里的生物反而是最好对付的。

    约普特尔沉默了很久很久,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艾斯,半响,他才道,“艾斯,我叫约普特尔。”

    “我知道啊,先生,你之前说过了。”

    “那你知道约普特尔是什么意思吗?”

    艾斯歪着脑袋,挠挠脸,笑了,“知道,海神的意思,对吧?”

    艾斯又不是傻子,相反他聪明着呢,否则怎么可能领悟霸气!?刚发现约普特尔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人不简单,看打扮像海贼。不过他本身也在寻找莫特拉海域的海贼组织,想要回归本行,一看到这么亲切的打扮自然尽力帮忙。

    而且约普特尔这名字一听就不是普通的海贼能用上的,尽管艾斯拥有着丰富的航行经验,但他这把年纪不会被人相信并让他当船长的,而眼前这个人听名字肯定是个不甘于人下的人,最起码也会有条船。看背后的伤口,艾斯判断出对方应该有伙伴,只不过伙伴背后给了他一刀,这也是他帮助约普特尔的一个原因。

    无论如何,艾斯都无法原谅背叛的伙伴。

    思考再三,艾斯决定投靠眼前这个大海贼,对于还处于观察期的未来船长,艾斯的语气温文有礼,“先生是海贼吗?”

    约普特尔笑了,“你早就发现了?”

    “嗯,我说过我一直在海上漂了。”

    “那你也遇到过海贼了?”

    艾斯咧嘴一笑,笑容自内心而发,“我就是一个海贼。”

    顿了顿,他的语气微妙,却含着深刻的骄傲和自豪,轻声道,“我父亲也是一个海贼。”

    “他是海贼王。”

    由于声音太轻,约普特尔没有听清,但艾斯在说完后却觉得整个人都蜕变了一般。

    是的,他前生的父亲是海贼王,无论他对他有多么憎恨和怨念,自卑和痛苦,都不能掩饰那个男人的伟大。

    是的,如此伟大的男人是他父亲,他……为之自豪。

    这自豪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他潸然泪下。

    “我是个蠢货。”

    约普特尔有些担忧的看着男孩,他不明白男孩为什么突然落泪,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伸手,拍拍男孩的肩膀,用不耐烦和暴躁的语气斥责他,“既然是个海贼,就别哭了!”

    “哭泣的海贼!?你会让别人笑破肚子的!”

    艾斯被狠狠抽了两下,这才想起现在的他早已不是过去的自己,他尴尬的抬头,傻兮兮的看着约普特尔,干巴巴的道,“我没哭。”

    约普特尔差点失笑,不过他还是绷着脸,“好吧,那刚才是我眼花了,小子,你说你是海贼?”

    “对!”

    约普特尔看着男孩,认真的道,“那……你愿意上我的船吗?”

    艾斯一听立刻狡猾的道,“可你已经上了我的船!”

    约普特尔哂道,“你这算什么船!?”

    艾斯怒了,“那你下去啊!!”

    约普特尔哈哈大笑,他伸手摸摸艾斯的脑袋,“我约普特尔纵横大海半辈子,一直是茕然一身,艾斯,你愿意做我的干儿子吗?”

    这一刻,约普特尔身上的气势凝重如渊,波澜如海,他的声音带着大海的残酷与冷漠,却又奇迹般的广阔浩荡,“你愿意……做我的继承人吗?”

    艾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约普特尔,这个男人身形落魄沧桑,却奇异的和以前的白胡子老爹重合在一起,他鼻子一酸,险些再度落泪,觉得有些丢人的艾斯努力太高下巴,嘴角却不由自主的上翘着,“当然!”

    “我当然愿意!”

    他曾经是海贼王的儿子,现在是杀手之王的儿子,可无论他究竟是谁,都不能改变他是海贼这个事实。

    无论如何,他爱这片大海,他愿意为之生,为之死。

    所以抱歉啦,席巴老爹~

    “不管什么,悲伤、痛苦、软弱、背叛、欺骗……一切一切,好与坏,绝望和希望,大海都会包容,如果无处可去的话,那就出海好了,大海就是心中最温暖的家。”

    艾斯的神色愣愣的。

    “但是啊,这次我真的看到了,强大如神灵一样的存在。”

    那不过是一扇门而已,一扇被无数守门人看守至今的大门罢了。

    而那扇门就在大海的深处,连接着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那扇大门凝聚了无数岁月的残念,再加上航行于大海上的人们对他的崇拜和祈祷,以及守门人年年月月的契约,因而诞生了类似于念兽的念集合体。

    这股集合体并没有什么神智,唯有与门签订契约的人,才能以生命为献祭来命令它,或者指定献祭品,来支付召唤门的代价。

    “大海是我们的。”约普特尔事后告诉艾斯,“我想试一试,将大海抢回来。”

    约普特尔如此说着,也如此做了。

    他凭借海参祭典召唤出了那个存在无数岁月的念兽,然后集合四位海贼王的力量,集合整片海域的海贼,将那个念兽击碎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尼桑的职业问题相邻的书:Boss绑架计划[综]网红拯救世界(重生)魔君修仙快穿之炮灰不哭秦夫人[综+剑三]无人生还别拿狗血不当人生攻略那个仙君[快穿]大富贾穿越之傻白甜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