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共春光

正文 64.需要

【书名: 共春光 正文 64.需要 作者:徐风来

共春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绝世天君大汉科技帝国火影之黑白日向捡个杀手做老婆最强妖孽我是杀毒软件天国的水晶宫横炼宗师异常生物见闻录重生之最强人生重生之妖孽人生最强反派系统    朋友, 订阅率达50%可立即看正常内容~  “嗯。”舒知茵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音。

    听着她轻柔的轻嗯,景茂庭的心软软绵绵的,他起身,神色如常的坐在洞口, 默默的掀开盖着她双脚的斗篷, 缓缓的褪去她的靴袜, 检查着她扭伤的脚踝。

    舒知茵咬了下唇,感觉着他小心翼翼的触摸, 他总是如此自作主张,抱她,抚她, 触她, 好像她早已归他所有可随心随意似的, 可偏偏他霸道而不失温柔的举动,令她抗拒不得,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的悉心。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如果不配合,反倒显得矫情。

    “仍需冷敷。”景茂庭说着, 轻搂她入怀为她披上斗篷,将她抱放到洞口边,在松开她之前,怀抱不禁紧了紧。他快步去溪水边取来他准备的石子包, 慢慢的放在她的脚踝上。石子包是用他撕下的里衣裹着的冰冷鹅卵石。

    冷疼感猛然袭来, 舒知茵倒吸口气, 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被她无助而脆弱的抓着,景茂庭的身心一震,眸色隐隐发亮,垂眼凝视着她温软的面容,宛如是一朵柔弱无依的小雏花,使他要捧在手心放在心口呵护。一转眼,随着她的笑容升起,她的面容便如同她平日里的明艳空灵,成了一朵国色天香的牡丹花,自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独立。

    舒知茵见他被抓得一怔,她内心的矜持和羞涩油然而起,觉得唐突,笑着松开手,道:“你想得很周到,用冰石子冷敷,效果更佳。”

    望着她的笑颜,景茂庭的眸色一沉,极不喜欢她以示众人的这副面容示他。他默不做声的起身,将早膳一一摆放在她的面前。

    翠绿的竹筒杯中泡着嫩嫩的薄荷叶茶,梧桐树叶盛着一块新鲜的蜂蜜,六只煮熟的鸟蛋,两条烤得香喷喷的鱼,许多甜甜的熟浆果。

    看到他精心准备的食物,舒知茵的内心涌出无数复杂情愫,酸楚而又甜蜜,这是她前所未有体会过的感动,恣意的燎原在她的胸腔,烙成印,身心升腾起前所未有的暖。

    景茂庭去溪边浸湿了手帕,回到她身边时,若无其事的执起她的手,为她细致的擦拭。随后,又去漂洗手帕,轻轻的擦拭她的面颊,慢慢的抚过她的五官,动作很温柔,宛如对待稀世珍宝。

    舒知茵瞧着他自然而然的模样,一探究竟的问道:“你这般会照顾我,为什么?”

    景茂庭将泡着薄荷叶的竹筒水杯递给她,神色如常的道:“企图讨你的欢心。”

    “讨我的欢心?”舒知茵难以置信的震惊,不禁笑道:“讨到我的欢心有何用?”

    景茂庭不语。

    “我曾有心与你携手,是你不屑。”舒知茵接过竹筒杯,连饮了数口,“那日我父皇所言,你字字听得清晰,他不允许除了太子以外的人觊觎皇权,皇室子女不得干涉朝政。你想必也很清楚,他是在提醒我,不得扰乱朝纲破坏了体统。”

    景茂庭不语,剥一枚鸟蛋送至她嘴边。

    舒知茵慢慢的吃下鸟蛋,接着说道:“我已无心与你携手,帮不了你去往那权倾朝野,帮不了你成为千秋忠良功臣永载史册。”

    景茂庭不语,撕下鱼腹部鲜嫩的鱼肉喂她。

    舒知茵吃着鱼肉,定睛看他,冷静的道:“皇上器重你,太子信赖你,你对他们表现出应有的正直忠诚已足够你如鱼得水,你何必煞费苦心的讨一个无用之人的欢心?”

    景茂庭语声冷沉的压下,道:“我自有判断。”

    是啊,他自有判断,他足够深谋远虑,足够谨慎,从一点曙光中就能料到整片景象,确实不需要她提醒。可是,他为什么要讨她欢心?

    舒知茵不再多言,也不愿再思索,不去想那些残酷的现实。

    用过早膳后,景茂庭装满了两竹筒的水,为她裹上斗篷,坚定的道:“我背你下山。”

    舒知茵扶着洞壁,尝试着向前走,扭伤的左脚只是抬起来就很疼,实在走不了路。看了看他宽厚的背,她没有犹豫的趴上去,双手轻搭在他的肩,笑道:“我没有理由拒绝。”

    景茂庭毫不费力的背着她站起身,跨过涓涓细流,往山下走去。

    深山中绿意盎然,清新寂静。

    走出不远,舒知茵看到景茂庭伸手解下树枝上系着银白色布条,向前数十步,又见他解下一个布条,她不由得佩服道:“你是故意留下记号,以便有人能遁迹上山寻找?”

    “对。”

    “很缜密。”

    “你不是也故意留下了明显的足迹。”景茂庭寻着她的足迹上山寻她,回想起寻到溪水边后寻不见她的足迹时,依旧心有余悸。

    舒知茵笑而不语,幸好他找到了她,及时的带给她食物与温暖。

    山路本就崎岖,下过雨后更为湿滑,独自下山已经很难行,更何况他还背着她。她咬了下唇,紧搂住他的脖颈,身子紧密的贴在他的后背,减轻他双臂要勒束住她的力气。她细微的呼吸洒在他的耳畔,他似乎心无旁骛,专注的踩实脚下的每一步。

    晨阳暖暖的照着,他边走边收起一个又一个布条。在一块岩石边,她刚要开口提议歇歇,他便已慢慢把她放在岩石上。

    “一定很累吧?”舒知茵语声轻柔,含笑仰望他。

    景茂庭不语,是累,但他愿意。他没有回答她,只是沉默。每当他沉默时,是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她,他对别人有理有据字字珠玑,唯独在面对她时,不善言辞,生怕言不由衷,生怕词不达意,生怕她产生不必要的猜疑和臆断的揣测,她很会胡思乱想。

    他默默的坐在她身边,把竹筒递给她,让她喝水。

    舒知茵喝口水,环顾着青绿的苍山,笑道:“你心中可有责备我轻率,嘲笑我不自量力的尝试爬这座最高的山峰?”

    景茂庭对她没有责备嘲笑,只有担心。

    “我每次来到妙春山,都会良久远眺这座山峰,它骄傲的挺立在群山中,看上去很神秘,高不可攀。我不止一次的想要登到它的山顶,去看看它有多神秘,去试试它是不是真的高不可攀。”舒知茵平静的说道:“这一次,我下定决心试试,担心再不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景茂庭认真的听着。

    “你可能无法理解那种心情,一个看似无忧无虑倍受圣宠的公主,看似能为所欲为,好像一辈子都能安享富贵荣华。其实,她如履浮冰。”舒知茵情不自禁的对他诉说着,“她知道盛极必衰,知道命运无常,当面临一次次选择的机会时,她很担心选择错了,恨不得试试每一种可能,以免有朝一日后悔没有尝试,错失了良机。”

    景茂庭能理解那种心情,他何尝不是慎重的做每一个选择,孤勇独行。可他就是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她为了尝试而做出的选择,她曾要嫁给秦启明,又有心嫁给齐汀,在考虑嫁给许元伦,而只想让他做面首。

    “你可能不会懂得那种感觉,这世间的所有东西没有什么是真正固定属于一个人的,荣宠富贵易逝,人心感情易变,被名利所惑,被财富所迷。”舒知茵笑了笑,“可是,又不甘心浑浑噩噩的活着。所以,只能不断的试着去寻找难得可贵的美好,盼得之,与之相依为命。”

    景茂庭能懂得那种感觉,于混沌阴暗的尘世中,任众人虚伪任俗事多舛,眼明心静的独醒。他只是不懂她丈量美好的眼界。

    舒知茵瞧着他的若有所思,神色有些隐晦,他可能是理解也可能懂得,然而,他有他的坚持与立场。她隐隐一叹,莫名的惆怅,空空凉凉的,轻问道:“你可曾想过远离尔虞我诈,落户山水清闲度日?”

    景茂庭不假思索的道:“没想过。”

    舒知茵眯起眼睛问道:“你不贪财,不好美色,唯向往权势?”

    “我好美色。”景茂庭意味深长的凝视着她。

    “好男色?”

    “好女色。”

    舒知茵笑了笑,笑声清脆,笑道:“很遗憾,这世间难有女子入得了你的眼,你怕是真的要孤独终老了。”

    景茂庭认真的道:“有一女子入了我的眼。”

    舒知茵的笑容更灿,扬眉问:“是我?”

    舒知茵醒来,洗梳后,身着一袭艳红色裙衫下了马车。她站在马车边环顾四周,人头攒动,阵势浩大。她默默的扫视,在不远处的溪水边看到了景茂庭,他身形颀长,正在与一个人谈论着什么。仔细一看,他对面的人是许元伦。他们远离了吵闹的人群,谈笑风生。

    她一怔,见如锦已摆好餐点,说道:“去请许二皇子前来用膳。”

    “是。”

    舒知茵坐在竹凳上,饮了口薄凉茶,漫不经心的瞧着许元伦在如锦的邀请下急步而来。

    许元伦奔至,脚下尚未站定,就说道:“请景兄一同用膳,如何?”

    “景兄?”舒知茵很诧异他的称呼。

    “景茂庭。”许元论兴奋的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嗯?”舒知茵饶有兴趣的听着,想知道他昨晚在太子府中经历了什么。

    许元伦心服口服的道:“他知天文地理,知花鸟草木,是位严谨谦逊真诚很有修养之人,真是相见恨晚啊。”

    舒知茵惊愕的看着他的欣喜,不禁问道:“何以见得?”

    “我昨晚随他去太子府途中,他说他看到了我在紫屏园送给你的花车,如果罗穗花换作晴雾花会更妙,我当即惊讶,想不到他懂奇花,也说出了我的遗憾。进入太子府中,一番闲聊后,我发现他不仅懂奇花,还懂草药,懂天文,懂玄学,懂园林,懂得很多知识。”许元伦不可思议的道:“原以为他冷酷高傲内敛,迥然不同啊。”

    舒知茵眯起眼睛,他不就是冷酷高傲内敛?她笑问:“他在你面前显摆了一番?”

    “显摆?何出此言?”许元伦纠正道:“他礼貌赤诚,与我侃侃而谈,愿意分享他对事物的见地,我心悦诚服的敬仰。”

    倒是奇怪,景茂庭故意让太子设宴,将许元伦请去赴宴,只是为了跟许元伦侃侃而谈?舒知茵问道:“太子呢?”

    “太子见我和景兄相谈甚欢,忽略了他的存在,悻悻而去。”许元伦开怀笑道:“我和景兄一见如故,聊到深夜,依然兴致勃勃,他便邀请我下榻景府。我们离开太子府,挑着一盏油灯,边走边聊,走回了景府。”

    “啊?”

    “你不知道景府有多特别,整个府中没有一件多余的东西,简约极了,可谓是见素抱朴。”

    舒知茵惊讶,众所周知景茂庭待人冷酷,怎就偏偏待许元伦热情?她打趣道:“你们一直聊到榻上,同榻而眠,意犹未尽的聊到天亮?”

    “那倒没有。”许元伦的俊容泛红,“回到景府已是黎明,我被安置到客屋,便各自歇息。”

    “很难得他与你谈天论地,他平日里深沉冰冷,待别人可从不如此,”舒知茵眨眨眼睛,“可能是他喜欢你。”

    “是吗?”许元伦也眨眨眼睛,笑言:“我虽是只好女色,若是能得他的喜欢……,只要你不介意,我也不介意。”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共春光相邻的书:光明纪元吸血蚊成长记龙逍遥网游之直指无限极品女婿汉末风云之大夏帝国恋爱高手九阶骇客都市七十二变武林帝国比蒙修仙奇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