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春江水暖

80.第八十章

【书名: 春江水暖 80.第八十章 作者:缓归矣

春江水暖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此为防盗章  宋舒两家在河池都没有别业, 故而宋嘉禾一行便只好宿在城内最有名的来悦客栈,包了间独门独幢的院落,倒也清净。

    抵达客栈时将近戌时,天都暗了。赶了一天路, 大伙儿都累的不行, 草草吃了点东西, 便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醒来个个精神抖擞,到底年轻, 精力旺盛。唯独宋嘉音,眼神疲倦,似乎没休息好的模样。

    宋嘉音无精打采的打了哈欠:“我没睡好, 想再躺一会儿, 就不去凑热闹了。”

    发生了那样的事, 宋嘉音要是能睡得香甜,才是没心没肺。遂宋嘉禾道:“那大姐今天在客栈好好休息,反正我们要待好几天。”

    宋嘉淇也在一旁连声附和:“有什么好玩好吃的,我给大姐带回来。”

    望着两位堂妹关切的目光,宋嘉音心里头五味陈杂, 她定了定心神道:“你们玩的开心点。”

    别过后,宋嘉禾三人便离开客栈。

    眼下正是河池一年一度的芍药节,又名花神节,树枝上挂着五色彩纸, 河里飘着花神灯, 街头巷尾都是一盆又一盆的芍药, 红的、紫的、白的、绿的……令人眼花缭乱。

    “人可真多!”宋嘉淇被街上人流如织的盛况惊到了。

    漫说她,饶是宋嘉禾都呆了下,这场面都快赶上武都最热闹的上元节,她听说过河池花神节的美名,但是真没想到会如此繁华。

    一圈看下来,宋嘉禾道:“看来有不少和咱们一样慕名而来的。”

    舒惠然赞同的点头,一些人一看就知是外乡人。

    宋嘉淇可不管这些个,她觉得自个儿眼睛都快不够用了,香喷喷的鲜花饼、漂亮精致的花朵糖,各种带花的小游戏……

    她犹如穿花蝴蝶一般在一个个摊位上游走,宋嘉禾与舒惠然便跟着一路看过去。

    “几位姑娘运气好,这次花神节可是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了,跟往年没法比。”卖花环的老翁笑眯眯的说道。

    低头挑着花环的宋嘉淇随口一问:“为什么今年特别热闹?”

    老翁:“咱们知府老爷明天嫁女儿,要以花神之礼送嫁。”

    宋嘉禾眉梢微微一动。

    宋嘉淇好奇:“什么是花神之礼?”

    老翁便热情洋溢的介绍起花神之礼来。

    与此同时,娄金迎着魏阙上了三味阁的顶楼。军队扩张,他奉命寻找新的屯兵之处,在武都周围看了一圈后,挑中了河池西南那片山头。

    前来查探的魏阙也十分满意这个地方,心情大好的娄金就拉着魏阙进城犒劳自己。

    娄金一点都不客气,挑了城内最贵的三味阁,还呼啦啦喊了一群同袍。反客为主的娄金正要招呼一众亲卫千万别客气,随便点菜,就见站在窗户边的李石瞪直了眼,表情是惊喜之中带着点古怪,不由笑问:“石头,你这是看见什么了?”

    李石扭过头,神情暧昧的看着面色平静的魏阙,指了指楼下的花摊:“将军!”

    那天在径山,他可是亲眼看见他家将军用一颗石子打晕了一头狍子。那会儿他还在纳闷,将军怎么打起猎来,片刻后他又听到一阵马蹄声,只见一漂亮的不像话的姑娘兴高采烈的带走了狍子,而他家将军也没出来阻止。

    李石一直都觉得要不是自己那会儿太过激动以至于露出破绽,他是不可能被揪出来的。

    不用他提醒,魏阙早就发现了,还真是巧!

    莫名其妙的娄金立马顺着李石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第一眼就留意到了宋嘉禾一行。貌美如花,衣着华贵还带着一群随从的三位姑娘家,想注意不到太难了。

    娄金纳闷的看着怪笑的李石:“什么意思你小子!”看见漂亮姑娘至于这怪模怪样的。

    魏阙淡淡地扫一眼李石。

    李石头皮一麻,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只觉得四肢百骸挠心挠肝的痒,恨不能一吐为快。然迫于魏阙淫威,却不得不把话咽回去,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滋味,真是太难受了!还不如啥都不知道呢!

    肯定有猫腻,娄金被吊起了好奇心,又去看楼下花摊,突然间恍然大悟:“那绿衣服的姑娘不就是将军去年救下的那小表妹!”那会儿宋嘉禾狼狈的很,可怜兮兮的,和现在这模样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不仔细看真认不出来。

    李石双眼霎时亮起来,居然还有这样的渊源,肯定有情况!要知道魏阙终身大事一直都是他们私下议论的重点。那么多投怀送抱的女子,将军却是正眼欠奉,讲真,他们都严肃的讨论过,将军是不是不行!

    难得出现一个不同寻常的姑娘,李石也顾不上回头被加训练成狗的恐惧了,视死如归道:“将军偷偷打了一只狍子哄那绿衣姑娘高兴!”娄副将对将军的终身大事最积极了。

    娄金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他猛地一拍大腿:“当时我就觉你对她态度不一般!”

    这下子整层楼的人眼睛都亮了,里面燃烧着熊熊八卦之火。

    目光焦点所在的魏阙轻笑一声,往后一靠,语气是人前罕见的戏谑:“都挺闲?”

    一众亲卫闻言皮都绷紧了,显然想起了很不美好的回忆。

    “被你当牲口使唤着,我哪来的闲,所以你赶紧告诉我狍子是怎么回事,别浪费我时间。”娄金拿筷子敲着碗‘逼供’,他和魏阙十几年的交情,私下一直没个正行。李石的话彻底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看见了就顺便帮了一把,与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他根本没想太多,倒是这群人明显想太多。

    魏阙抬眼要笑不笑的扫视一圈,目光所过之处,纷纷低头。

    不过他对宋嘉禾确实多一分关注,毕竟颇有渊源,然看情况小姑娘应该都忘了。只记得他要把她扔下马,其实他只是想把她抛给娄金,好去追击逃逸的流寇。可在她看来,大概是他嫌弃她吐了一身。当时她瞪圆了眼睛,一脸的惊恐欲绝又不敢置信的模样,魏阙现在还记得。

    张山到现在也还记得在山谷里看见的那香艳场景,将军也知道的,若是他对这姑娘有意,怎么可能那么平静。可娄副将以及李石的话又让他忍不住怀疑,将军不会真的看上那姑娘了吧,说句大实话,那姑娘长得可真好。愁肠百转的张山恨不能大吼一声,这姑娘有相好,将军您醒醒吧!

    正纠结着要不要学李石豁出去喊出来,好让娄副将劝一劝,张山忽觉心头一悸。抬头就对上魏阙淡淡的目光。

    张山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不受控制的撇过视线,心里想的是,将军居然还想维护她的名声。祸水,果然是祸水!

    张山愤愤的盯着楼下挑着花的红颜祸水,眼尾的余光忽然瞄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愣了一瞬后,张山反应过来,唰的扭过头,动作之快险些扭断脖子,他激动万分:“将军,那就是我在径山看到的男子!”人家有情郎的,你们是没有好结果的!

    没头没脑的,一众人听的满头雾水,唯独魏阙瞬息之间明了。他眉峰一挑,垂眼看楼下。

    那男子玉冠华服,长身玉立,站在大街上犹如鹤立鸡群。

    正在挑花的宋嘉禾突觉异样,下意识回头,就见缓步走来的祈光,面如傅粉,唇红齿白。

    “真巧,嘉禾表妹,嘉淇表妹,舒姑娘也是来看河池看花?”祈光风度翩翩的开口。

    宋嘉禾淡笑道:“是啊,原来祈表哥也来了。”祈光的祖母和宋老夫人是表姐妹,因祈父在武都为官,遂两家也有往来。

    客套两句,祈光便礼貌的告辞。

    他一走,宋嘉禾立即抬头,恰巧撞进魏阙眼里,还发现他身旁的人也在看着她,眼神怪怪的。

    宋嘉禾愣了下,之前她察觉到的视线应该是他们吧!想了想,她弯起嘴角颔首一笑。

    见状,宋嘉淇和舒惠然自然也发现了,各自微笑示意。

    打过招呼,宋嘉禾赶紧拉着两人走了,立在那总觉怪怪的。

    背过身后宋嘉淇叹了一口气:“之前吧,我觉得祈表哥真好看,斯文俊秀,可今天我怎么就觉得其实他也就那样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宋嘉禾幽幽道。祈光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乍看惊艳异常,可久了便觉乏味,归根究底还是气场太弱,对男人而言,气势比脸重要,年纪越大越明显。

    祈光年十八婚事至今也未有着落,据闻祈家想择一世家贵女提升门楣,可世家的小姑娘也许会被一张脸骗了,小姑娘的爹娘可没这么傻。

    其实对女子亦然,韶华易逝,容颜易老,唯有气质历久弥新。宋嘉禾告诫自己一定要引以为戒。

    “六妹,”宋嘉音强装着镇定开口,“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不妨宋嘉禾毫无预兆的伸手,一把扯掉被子,又拉下宋嘉音里衣的领子,猝不及防之下,宋嘉音根本拦不住,等她反应过来,再去抢被子已是晚了。

    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宋嘉禾都看见了,那一片红痕还有牙印让宋嘉禾一阵头晕眼花。她扶着床栏勉强支撑住身体,颤声道:“大姐,你是不是被欺负了?”

    她用了一个十分委婉的说法,虽未经人事,可也是差一点就要和人拜堂成亲的。出嫁前,早就有人跟她说过男女之间怎么回事儿,宋老夫人还给了她好几本压箱底长见识。

    宋嘉音抱着被子蜷缩成一团,后悔、惊恐、无助……种种情绪在她脸上交织,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就会成了这幅模样,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望着泪流满面的宋嘉音,宋嘉禾心都凉了,看清她身上痕迹那一瞬,宋嘉禾第一反应是宋嘉音遇上歹人了。她生的如花似玉,河池又正是鱼龙混杂的档口,宋嘉禾正满心懊恼悔恨与愧疚,是她要来河池的。

    可待她在宋嘉音脸上没有看到丁点愤恨之后,宋嘉禾不得不往另一个方向猜测,宋嘉音是情愿的。

    这会儿宋嘉禾都在怀疑宋嘉音上辈子不是病逝,而是被病逝的! 哪个男人能咽的下这口气,尤其是韩劭原这样的天之骄子。

    宋嘉禾怒不可遏:“是谁?”

    宋嘉音将脸埋在膝盖上,哭的不能自己。

    宋嘉禾再一次追问:“那人是谁?”

    回应她的只有宋嘉音伤心之至的痛哭声。

    宋嘉禾被她哭得气血上涌,现在知道哭了,早干嘛去了。宋嘉禾都想掰开她脑子看看里面都塞了什么,平时半点亏都不肯吃的人,不声不响居然吃了这么要人命的一个亏。

    忽的她脑中闪过一道光,既然是心甘情愿,必然是熟人。在河池她只遇到了两个熟人,魏阙和祈光,魏阙应该不是那样不靠谱的人。

    宋嘉禾眯了眯眼,忽然想起来上辈子祈光死的也挺早,她之所以记得还是因为撞见几个小姑娘一边掉眼泪一边感慨天妒蓝颜。

    “祈光?”宋嘉禾试探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宋嘉音哭声一顿,豁然抬起头来,一张脸吓得丁点血色都没有。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春江水暖相邻的书:[综]带子的海贼之旅穿成全民Diss的菟丝花宠你入骨锁帝翎重生之一品丫鬟云猎户的小夫郎苏的钙里钙气[快穿]放课后,约吗?他与苍穹共璀璨木兰重生当校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