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盛宠两世

正文 104.第104章

【书名: 盛宠两世 正文 104.第104章 作者:绿药

盛宠两世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劫天运盖世仙尊大刁民极品地主无限作死超级怪兽工厂逍遥派史上最强师兄风水大术士心魔重生日本当厨神不灭战魂    【看不到正文是订阅率不够, 补足50%可即见,或等待48小时】  肖折釉早就猜到如此,她假装看不见漆漆的小畏惧,一心一意教陶陶读诗。

    晚上到了驿馆, 漆漆拉着肖折釉的袖子, 问:“姐, 霍将军不像没钱的样子呀!为啥不多雇一辆马车?”

    肖折釉正在整理今日陶陶念过的诗,将他念不好的句子抄下来。她连头都没抬, 随意说:“那你去和霍将军提出来想单独乘坐一辆马车呗。”

    “我才不去呢……”漆漆嘟囔一声,自去睡了。这事儿也再不敢提。

    肖折釉这才抬起头,蹙起眉。漆漆这样子到了霍家可是要吃亏的, 霍家可不是个人口简单的地方。当初她仗着公主的身份, 又仗着霍玄如日中天, 整个霍家没人敢明面上得罪她。可如今身份不同了,境遇也不会再相同。

    她低下头,继续挑选明日要教陶陶念的诗句。她是希望陶陶选不上,而霍玄又能兑现承诺,待陶陶成年了赠府邸安置。可她也得教陶陶改过口疾, 这是影响他一生的大事。若让陶陶永远结巴下去和成为霍玄嗣子二选一,她还是更希望他改掉口疾,健健康康地长大。

    这一路行了近两个月,终于在年根赶回了明定城。不同于南青镇的四季如春, 明定城却是个四季分明的地方。

    明定城用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迎接了肖折釉。她下了马车, 刚踩在雪地上, 冷朔的风吹过来,寒意卷卷。肖折釉忽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好像过去近九年的时光不过是一场梦,而今日她终于回家了。

    漆漆和陶陶从来没见过雪,望着漫天飞舞的雪,十分新奇。

    “姐!雪!雪!”陶陶摊开手掌,将手心里的雪捧给肖折釉,“咦?化了……”

    漆漆则是满眼星光,被霍府的气势晃花了眼。

    府里抬出了软轿,让三个孩子上了轿子,抬进府里。帘子放下前,肖折釉抬眸,望着远处霍玄走进雪中的身影。归刀在他身后,为他擎着伞,未让一片雪落到他肩头。一个丫鬟脚步匆匆赶到他面前,一边跟着他不停的脚步,一边细细禀告着什么。

    肖折釉将帘子放下,心里想着如今的霍玄再也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了。

    霍玄直接去了老太太住的和安堂,他一跨进正屋,老太太就用掌心在六角桌上使劲儿拍了拍,气愤地说:“你还知道回来!”

    霍玄不慌不忙地将大氅脱下交给归刀,缓步走上前:“祖母气色不错。”

    “被你气的!”

    霍玄笑了一下,道:“不覆竟是不知自己有这本事。”

    老太太盯着面前这嫡长孙喜怒不显的眉目好一会儿,才深深叹了口气,略惆怅地说:“罢了,你现在是威风的大将军,我这遭人嫌的老太婆可管不了你。”

    她说着,双肩耷下来,垂头丧气的。

    霍玄接过张妈妈递来的茶,递给老太太:“祖母喝茶。”

    老太太低着头,不动不吭声。

    张妈妈立刻眯着眼睛温声细语:“老祖宗,您消消气,将军刚回来第一个就来看您呐!咱们将军最孝顺您呢。”

    “这天底下就没这么个孝顺法儿的!”老太太嘴里虽然这么说,可语气还是软了下来。她接过霍玄的茶喝了,又皱着眉指着屋子里的几个丫鬟:“你们几个没眼力见的还不搬椅子上茶水!要清茶!外头多冷啊,炭火生得旺一点,再拿暖手炉来!那窗户也给关上一半!快点!”

    她又从椅子里下来,亲自拉着霍玄坐下。她摸了摸霍玄身上的料子,不乐意了。“这天多冷,怎地穿这么少?兰儿,去拿袍子来!”

    “祖母您坐,我不冷。”霍玄将还不到他胸口高的老太太轻轻一拉,摁进椅子里。

    老太太还想起来,想了想,又安分坐着了。她等霍玄喝了茶,才开口:“这一走,又是大半年!”

    话语里浓浓的埋怨。

    “替圣上办差事不得不远行,让祖母惦记了。”霍玄面对老太太的时候脸色难得缓和了些。

    老太太“呵”了一声,“我还不知道你?不就是嫌我老太太唠叨,躲得远远的?不过嘛,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张妈妈,拿上来!”

    看着张妈妈捧过来的画册,霍玄用拇指指腹轻轻摁了一下眉角。

    “再过几日那就是整九年了!这天底下哪有为妻子守孝的?如今人家是忌惮你位高权重不敢说什么,可暗地里不知道怎么编排你。你还让不让我这老太婆抱曾孙子了?”

    霍玄缓缓道:“文聪、明拓和云杰都是祖母的曾孙子。”

    “别跟我提文聪!”老太太的脸色沉了下来。

    霍玄看她一眼,心里有了几分猜测。他向来不会安慰人,也说不来哄人的话,索性沉默下来等老太太自己消气。

    老太太向来生气快,消气也快。她自己寻思了一下,就把那点子烦心事抛到脑后,又眯着眼睛看着霍玄,笑着说:“你当年一意孤行为公主守制十年,祖母也不拦着你。可如今已经九年了,现在相看正好!我老人家可是个心善的,就再允你胡闹一年。眼下把人给定下来,十年之期一到,赶紧娶新媳妇儿!”

    霍玄的目光落在茶碗里飘着的那片茶叶上,没说话。

    老太太十分了解霍玄,知道他这是不乐意了。如果换个人说这些话,他指不定就走人了。老太太心里明白霍玄是个重恩义的,他如今敬她,不过是因为在他年幼时,她对他们母子的庇护罢了。

    老太太也沉默下来,她拿着帕子抹了抹眼泪,略心酸地说:“不覆,你就算不为我这老太婆考虑,就不为你母亲想想?你母亲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你可是她唯一的依靠!人家都有儿媳侍奉、稚童绕膝,你就真忍心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住在山上?”

    霍玄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他抬头,透过开了一半的窗户望向远处的后山。被白雪覆盖的山顶有一处小院落,瞧着十分孤单。

    霍府很大,装了那么多人,却将她母亲挤到山上去了。

    霍玄的目光逐渐冷下去,冷到底子就成了看不透看不懂的沉沉静潭。

    “别陪着我老太婆了,去看看你母亲罢。”忆起旧事,老太太也没什么心情再提续弦之事。

    “晚上再来给祖母请安。”霍玄起身,穿上归刀递过来的大氅走出和安堂。他吩咐归刀不用跟着,自己去了后山。

    这雪已经下了几日,上山的路被雪覆了很厚一层。霍玄听着脚下的雪声,想着这几日必是无人上山,也无人下山。

    和霍府的华宅相比,山上的住处就像普通的农家小院。霍玄走至院中,一眼就看见自己的母亲托着腮坐在石桌旁,竟是睡着了。

    沈禾仪有一种洗净铅华的美,堆在眼角的韵致成了一种只能远观的诗意。霍玄脚步声近时,她睁开眼看他,十分寻常地说:“饭在锅里,过一会儿才好。”

    好像霍玄不是久别才归一般。

    “闻到了,老醋萝卜、炒年糕、豆腐羹、苏叶饼,还有烤山芋。”霍玄解下身上的大氅披在她身上,然后坐在她对面,剥着桌子上她没有剥完的花生。

    外人许是想不到曾经杀人如斩鸡的霍大将军剥起花生来是那么动作熟稔。

    “母亲,您真不想搬下山吗?如果不想住在霍府,儿子可以带您搬走。”

    “不了,”沈禾仪笑了笑,“已经住习惯了。”

    霍玄便不再提。

    他留下来陪母亲吃饭,又挑拣了几件南行路上的趣事讲与她听。纵使是寡言如霍玄,对面着自己的母亲时也要挖空心思找话说。今日他说的这些“趣事”已经是他编了好几日的了。

    沈禾仪很安静,她总是安安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儿子,满足而惬意。

    霍玄看见归刀匆匆赶上山,不由住了口。这个时候,归刀若不是有事不会来这里找他。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盛宠两世相邻的书:极品射门靴娱乐全才异世神话传奇铸剑天下妻为君纲仙灵图谱疯狂金属异界之无耻师尊花都邪修末世虫潮超级符警重生之我是后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