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宝伏妖录

正文 144.重逢叙旧

【书名: 天宝伏妖录 正文 144.重逢叙旧 作者:非天夜翔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明末工程师战气凌霄踏天无痕鉴宝秘术国民CP一念永恒霸皇纪重生之不嫁英雄御天神帝终极武力堕仙阴阳鬼医    驱魔司中, 鸿俊见陆许时,陆许正在刷牙漱口,骤见鸿俊便冲了上来,将他掀翻在地, 喷了一脸漱牙泡, 鸿俊不过十来天没见他, 陆许却已过了一年半,当即险些哭出来。

    双方都抢着说了半天话, 甚至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最后鸿俊哈哈大笑,按着陆许, 在房里打滚一圈。

    “回来得太是时候了。”陆许问, “长史、永思哥与琼哥呢?”

    鸿俊解释了余人随后就到, 说:“我们在镇龙塔里……”

    “闭嘴。”陆许道,“先听我说。”

    “对对对。”鸿俊搬过小胡床搁手肘,饶有趣味地听着陆许这一年半中的事,陆许说了半天,如同流水账一般, 鸿俊却听得津津有味。

    “你居然找到赵子龙了?!”听到鲤鱼妖时,鸿俊几乎跳了起来,待陆许解释后,鸿俊便有些黯然。

    “是吧。”鸿俊想了想, 又说, “它跟着安禄山的军队南下了么?”

    陆许摊手, 无奈,余下的一年中,他们便再没有去过幽州,鸿俊听得莫日根那天带着陆许冲出幽州城后摔断了手,便出去看莫日根,此时莫日根正坐在廊下,抬头观察天空中的黑气。

    “没事儿呢。”莫日根朝鸿俊笑了笑,并伸手摸摸他的头。

    陆许说:“你还不去把阿泰叫回来?”

    “这就走。”莫日根道,“特兰朵买酒菜去了,你俩看家,晚上吃一顿,大伙儿总算团聚了。”

    “然后呢?”鸿俊又好奇问道。

    陆许与莫日根逃出幽州后,尾随的妖怪却还甩不掉,安禄山派出精锐,搜寻二人下落。陆许只得一边给莫日根疗伤,一边带着他跑路,断断续续,逃往太行山时,安禄山手下的妖族遭到了鸟群的袭击。

    “是重明!”鸿俊说道。

    陆许未见过重明,说:“一个高个儿,穿长裤,打赤膊,肤色比大狼还深些,是你爹?”

    “青雄。”鸿俊道,“他说什么了?”

    “让我俩先留在太行山养伤。”陆许说,“别回长安,送封信就成。但大狼不听,在山下休息了不到一个月就走了。”

    而后莫日根与陆许回到长安,莫日根先是找到太子,通报了西北军情,其时已近四月,李亨火速带着莫日根觐见李隆基。杨国忠此时已恢复了往昔身份,跟在李隆基身旁。

    鸿俊:“……”

    陆许道:“李龟年拿他没办法,他身上没有半点妖气,而且说,过去的事儿,他全给忘了。”

    莫日根连番试探,甚至夜间亲自到得杨国忠府上,本想直接下手除掉他,然则在陆许的劝说之下,终究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此事实在太过重大,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不明不白地杀了杨国忠,这个责任最后将算到驱魔司头上。

    “大狼说,獬狱不会就这样甘心死了。”陆许说,“说不定还躲在长安的什么地方。这时候阿泰与嫂子也回来了,我们在长安城里,查了足足七个月。”

    阿泰也回来了,四人便回到驱魔司中,开始调查獬狱下落,并等待朝廷拿出对付安禄山的方案。但这一次,獬狱隐藏得极好,始终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莫日根要杀獬狱,提议想个办法将它引出来,甚至拿杨国忠来试探。陆许更是用梦境连番入侵杨国忠的内心,但他最后只看见了一个普通人。

    魔气撤得干干净净,最后莫日根铤而走险,用了一种阿泰提供的毒|药,让杨国忠陷入假死状态中,獬狱仍极有耐性,未曾露面。

    其时阿泰则与特兰朵前去寻找余下的不动明王法器,鸿俊惊讶道:“已经知道地点了吗?”

    “地脉。”陆许说,“他们在鄱阳湖下的古代水道里,发现了当年狄仁杰取出智慧剑的密室,那里是地脉流动之处。”

    鸿俊:“!!!”

    鸿俊顿时想起了捆妖绳,似乎也存在于地脉附近的祭坛中。

    “很有可能。”鸿俊说道。

    “但一无所获。”陆许说,“阿泰在神州各处做了标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只要你们没出塔,他俩就去找找看,顺便当带着嫂子玩了。”

    于是阿泰与特兰朵再次离开了长安,余莫日根与陆许留守,其间他们一直等候朝廷动向,并观察着杨国忠。李隆基于八月决定先召回安禄山,安禄山自然不可能来。

    “神火被带走后,他的全身已经抵挡不住魔气。”陆许说,“开始腐烂了。”

    安禄山派来一名舌灿莲花的信使,痛诉奸人背后构陷。莫日根万万不料,安禄山竟是来了这一招,李隆基先前派出的密使不久后也已归朝,而密使前往幽州时,莫日根竟是毫不知情。

    密使的回答是“查无此事”。于是“构陷边陲重臣”的罪名,便落到了莫日根头上。若李景珑在还好,自然能应对,莫日根本就对李隆基十分反感,当场与大唐皇帝吵、翻、了……

    鸿俊:“……”

    “你们这是弄的哪出。”鸿俊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陆许摊手,说:“我有什么办法?”

    李隆基本就疑神疑鬼,莫日根则完全不懂如何与朝廷打交道,李景珑更迟迟不现身……于是皇帝老来多疑,驱魔司副使不懂驭上技巧,李景珑被扣押的悲剧险些就要重演。

    万一天子让侍卫将莫日根拿下,想必这家伙几箭把人射倒,就带着陆许逃了。

    但这一次,杨国忠却站在了莫日根的一边。李隆基才答应网开一面,不再追究。

    “吵得这么厉害吗?”鸿俊说。

    “都在书房里当场拔刀了,你说呢?”陆许反问道,“说也奇怪,獬狱怎么就没半点动静呢?”

    鸿俊问:“再然后呢?”

    陆许又说:“再后来就无聊呗,不是我说,李景珑不在,真的不行……”

    最初李景珑也并未料到,自己入塔后会产生如此复杂的局面,莫日根不谙权力斗争,被卷入了政治漩涡之后一时无法脱身,尝到了李景珑四处遭人白眼的滋味。

    但朝中众臣也不是吃素的,首先是封常清力陈安禄山之过,其次则是哥舒翰回朝述职时提出调防,最终联名上书,李隆基终于坐不住了,答应撤去安禄山的节度使一职。

    秋去冬来,莫日根实在受不了这群凡人的办事效率,李景珑出塔之期更没有半点征兆,莫日根本打算与钦差一同再往幽州走一趟,被陆许劝住了。

    “你是对的。”鸿俊说。

    陆许答道:“我都快离家出走了,他才打消了这个念头,估计嫌我烦死了吧。”

    莫日根就算与安禄山直接对上,能怎么样呢?靠他俩,再加上阿泰与特兰朵,根本无法除却这只天魔。陆许的梦境之力或能牵制它,但驱魔司里唯一能完全克制安禄山的,只有身负不动明王与心灯之力的李景珑。

    “他其实不想除掉天魔。”陆许说,“大狼是希望早做准备,包括从幽州南下,到洛阳,再到关中沿途的整个防线。他不想看到战乱,因为战乱给他的回忆太强烈了。”

    陆许知道莫日根的执着在于何处。鸿俊思考,说:“可路上景珑也看了军报,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很简单,没钱了。”陆许说,“军饷都被杨家吃了。”

    鸿俊:“……”

    杨国忠归朝后,一反常态地很少再干预政事,而是大肆敛财,这些年中杨家花销本来就狠,杨国忠这么一来,更是令雪上加霜。也正因如此,他实在太像一个凡人了,无论陆许与莫日根如何观察,都未曾找到漏洞。

    “再然后。”陆许说,“北方就传来反叛的消息了,我们送信给阿泰后便赶来了洛阳。”

    鸿俊听完这许多事以后,感觉简直如同隔世。

    “还好李景珑出来了。”鸿俊说。

    陆许如释重负道:“这些事儿,总算有人操心了。”

    两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犹如放下心头大石,智力不行,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可真不容易呐……

    “但总之,恭喜啦。”鸿俊说。

    陆许莫名其妙道:“恭喜什么?”

    “总算在一起了。”鸿俊笑道。

    陆许无语了,盯着鸿俊看,说:“如果说我们还没在一起,你信吗?”

    鸿俊震惊了,说:“你们不是……已经那个过了吗?”

    陆许说:“那个归那个,但没在一起。”

    实话说,陆许也不知道自己与莫日根究竟是何种关系,自打在安禄山身边的埋伏结束后,彼此便若即若离的。莫日根有事没事,总想按着陆许来一次,却从未说过爱不爱之类的话。

    两人出行,几乎是各住各的,住驿站,也是一个房间两张榻。

    离开杭州北上的路上,某天莫日根憋得不行,起身到陆许榻前,陆许恰好也迷恋那感觉,半推半就地便接受了。

    接着一连数日,莫日根想上他的时候,便主动过来,完事了两人便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旅途。

    鸿俊:“……”

    鸿俊一脸“还可以这样的”的表情。

    “他不说,我也不说。”陆许面无表情道,“昨天晚上才刚来过呢。”

    “你们亲嘴吗?”鸿俊问。

    “亲啊。”陆许答道。

    鸿俊:“不说在一起的话吗?”

    陆许:“不说。”

    鸿俊道:“怎么可以这样?!”

    陆许说:“大伙儿都是男的,又怎么了,没那么多哭哭啼啼的,丧。肚子又不会大。”

    鸿俊一想也是,男的与男的又不能成亲,可他们也没有许下一生相守的诺言,但他实在不大能接受,要是李景珑像莫日根一样,估计鸿俊只会恨他吧。

    “这样其实我还挺喜欢呢。”陆许说。

    陆许与莫日根就像两只天生地养的野兽,觅食、游荡,到得需要性时,便来一发,结束之后又谁也不提。

    鸿俊想起莫日根曾经的较劲,没想到这较劲居然还这么长,足足延续了一年多。

    “好像挺刺激的。”鸿俊慢慢地理解了陆许的那种感觉,说,“可你不爱他么?”

    陆许不说话了,两人相对沉默片刻,陆许突然说:“确实很刺激,花招很多呢。”

    鸿俊怀疑地打量陆许,说:“什么花招?”

    陆许凑近鸿俊耳畔,开始小声嘀咕,鸿俊听得面红耳赤,两人又开始比画。鸿俊说:“其实我想把长史绑着,不过我主动的话,他应当很喜欢。”

    陆许说:“下一次我就想把他绑起来,再上了他,你得把他的眼睛给蒙上……”

    鸿俊:“……”

    鸿俊想到李景珑被绳子捆起来,蒙着眼的模样,简直食欲大动,直吞口水,再想到他意乱情迷的模样,他还没那个过李景珑呢,虽然李景珑每次都很体贴,手活儿外加口|活|儿始终很好,但鸿俊总有点儿跃跃欲试。

    “我们讨论这个不好吧……”鸿俊说。

    “你让李景珑听话,他肯定听你的。”陆许说,“什么都愿意做,大狼就难说了,得把他绑起来。”

    鸿俊:“会生气吧?”

    “生什么气。”陆许说,“我都没生气,这不公平吧。”

    鸿俊心想好像也是,陆许说:“我教你,还有别的玩的……”

    陆许被莫日根变着花样,简直已深谙此道,鸿俊则把一些自己的经验教给他。两人说了半晌,陆许最后道:“不说了!受不了了!”

    “你可别拿我试。”鸿俊见陆许的眼神有点儿不对,忙说道。

    突然间一声巨响,两人都吓了一跳,一团火球落在院内,火焰四射。鸿俊大叫一声:“这是什么?!”

    鸿俊明显还没从先前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陆许马上反应,说:“军队在攻城了!”

    两人匆忙冲了出去,只见罐子里全是火油,砸中驱魔司房顶,瞬间火焰轰地烧了起来,鸿俊忙提起水桶,陆许喊道:“不要救了!”

    陆许把鸿俊拉着就往外跑,鸿俊喊道:“还有人吗?”

    陆许这才想起,驱魔司里还住着文滨与香玉,只见两人从房中冲出,香玉尖叫一声,喊道:“花!”

    文滨衣袍着火,朝外搬花,鸿俊二话不说,撑起五色神光,漫天火球飞来,全是着火的油罐,被接二连三地弹开。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宝伏妖录相邻的书:滔天老婆叫我泡妞全真门徒梦醒覆雨禁区之王我的神灵分身浴火焚神小小公务员北宋枭雄快意天才五岁小福晋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