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斗罗大陆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六百一十章 杀戮之王?曾祖?

【书名: 斗罗大陆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六百一十章 杀戮之王?曾祖? 作者: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穿越八十年代逆袭嫡女重生记近身狂兵地府重临人间药童枪械主宰再问仙途狂神刑天重生之小玩家主神崛起合体双修苏联1991    第六百一十章 杀戮之王?曾祖?

    自己竭尽全力的一击,就那么被对手的举火撩天轻易击溃,而对手身上产生的变化,却只是膝盖以下陷入地面之中。那巨大的深坑是三叉戟与长剑碰撞时产生的爆炸性能量,同时也是唐三和杀戮之王卸掉对手能量冲击时所产生的力量所致。

    仅仅是一次碰撞,唐三就已经彻底溃败,甚至连海神三叉戟都被震飞脱手。自从幼年还是修炼魂力到现在,唐三还从未经历过如此惨败。哪怕是当年小舞为了救他献祭时,也是被众多人围攻所致。可眼前的杀戮之王却只有一个人,而且竟然还击溃了他的神器。

    唐三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先前完全在自己计算之内的杀戮之王,在受到海神之光的笼罩后,居然会变的如此强大,强大到了自己根本无法抗衡的程度。

    强大的不只是他的魂力,还有他手中那柄剑。因为唐三相信,就算是海神斗罗波赛西面对自己先前那全力以赴的攻击时也决不可能抵挡的这么轻松。而眼前的杀戮之王实力不但丝毫不逊色于波赛西,而且,他手中那柄剑似乎也并不逊色于自己的海神三叉戟。所以自己才会败的如此之惨。

    不过,虽然身受重创,但唐三却有种感觉,先前对手明明能够带给自己更强的冲击,可到后面,杀戮之王却似乎收力了,没有让他那剑锋上最锋锐的能量切入自己的身体。否则,现在的自己恐怕已经被斩杀了。

    一向将战斗计算的巨细无遗的唐三此时脑海中却已是一片混乱,身体的痛楚他能忍受,但那种发自内心的挫败感,以及无法抗衡的感觉却令他极其痛苦。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哪怕在遇到强大的对手时,也是信心十足的想尽办法与对方周旋。可是,杀戮之王突然暴增的实力,以及眼前的局面却令他心中一阵绝望。

    后悔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唐三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在自己被杀后保住小舞。或许,能有什么办法在自己被杀死的同时帮助小舞在如意百宝囊中完成复活的过程,毕竟,自己真正的实力早已经到了封号斗罗境界。

    正在唐三思绪紊乱的同时,杀戮之王的声音却响了起来,“这是海神的力量,为什么海神三叉戟会在你手中?你认识波赛西么?”

    他的声音和先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了尖锐和邪异,变得苍老而厚重,根本不像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到像是一位威严的长者。

    嗯?唐三毕竟是聪明人,虽然受到的打击巨大,但听到杀戮之王声音的变化,原本绝望的心中希望重燃。魂力释放,推动着自己的身体从周围的土石中挣脱出来。脚踏深坑时因为用力引发伤势,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但他还是立刻就挺直了自己的摇杆,父亲曾经的教导无论何时他也不会忘记。

    杀戮之王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全身依旧释放着血色光彩,但他的双眼却变得格外清明,深邃的目光凝望着唐三,眼神中流露着思索和一些复杂的情绪。感觉上,就像是大梦方醒一般。

    “你也认识波赛西前辈?”唐三面露疑惑的问道。他并没有丝毫逃跑的打算,眼前这个人的实力丝毫不在波赛西之下,而且他手中那柄重剑更是波赛西所没有的强大武器,哪怕是瀚海护身罩的隐身效果也决不可能从他面前逃遁。

    杀戮之王眼中闪过一道浓浓的悲哀,“多少年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她还好么?”

    唐三淡淡的道:“我也不知道该说她好还是不好。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我是谁?哈哈哈哈哈……”杀戮之王突然仰天大笑,但在大笑声中,他的表情却是极其痛苦的,两行血泪顺着眼角处流淌而出。

    “我赢了?还是输了?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错了?我对了?几十年如一梦。我却落下了如此罪孽。修罗,好一个修罗。我终究还是没能通过你的考验。这并不是什么错与对,或许是时与运。”

    狂躁的能量波动令周围的一切都在颤抖,杀戮之王手中的重剑也不断溢出一片片血光。

    唐三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隐约中他明白,眼前的杀戮之王与之前那完全血色的杀戮之王有了很大的不同。似乎,现在的他才是本来的他。但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是他猜不到的。

    良久,杀戮之王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血泪停止流淌,目光也重新变得凝练起来。

    “看你手持海神三叉戟,又拥有海神之光这样的能力,你应该是海神选中的人吧。”

    唐三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点了点头。

    杀戮之王淡淡的道:“可惜,你还并不是真正的海神,否则,刚才败的就是我了。人成神,这艰难的一步我迈了数十年,却依旧没能完全迈过去,也永远不可能迈过去了。年轻人,谢谢你。”

    “谢我?”唐三有些不解的看着杀戮之王。

    杀戮之王淡淡的道:“如果不是你的海神之光,我的本性也不可能清醒过来。会一直在那邪恶的血色中迷失自我,被恶念所掌控。是你的海神之光让我从那囚笼中挣脱出来,并且成就了这半神之体。虽然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不过,能够感受到神级的力量,我这一生的夙愿也算是了结了一半。”

    一边说着,他手中红光收敛,那柄重剑已经化为丝丝血色融入他的手掌之中渐渐消失不见。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前后为什么有这么巨大的变化。是你将我从那囹圄之中拯救出来,告诉你也没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其实我们是一类人。”杀戮之王淡淡的说道,此时他的情绪似乎已经完全平稳了。

    “前辈请讲。”唐三同样平静的问道。

    杀戮之王道:“我之所以说我们是同一类人,是因为我们都是被神选中的人,只不过选中我们的神不同而已。选中你的,是海神,海洋之神。而选中我的,却是恶念之神,也可以称之为杀戮之神,而它真正的名字叫做修罗神。”

    “当年,因为一个许诺,我将全部心力都用在突破成神上。但是,想要成神却是在太难太难。只有千百年积聚的信仰之力,才能帮助顶级强者肉身成神。千百年,对我来说实在是太久远了,谁又能肯定自己能够活上多久呢?只争朝夕。所以,我选择了另一条路,寻觅神位来继承。”

    “在这个世界上,本有着不少的神,但只有真正的主神才能在超脱这个世界时留下自己的神念气息,以寻找自己的继承人。像选中你的海神,武魂殿的光明神都是这一类。想要寻找神留下的神念是何等困难,哪怕当初我已自认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很难寻找到蛛丝马迹。直到我进入了杀戮之都,我才终于找到了神的气息。那就是修罗神。”

    “恶念之神在世间其实有两个,一个是主管杀戮的修罗神,另一个则是主管邪念的罗刹神。堕落之都就是他们超脱这个世界时留下的遗迹。修罗神与罗刹神并不是双生存在的,他们反而是永远的敌人。修罗神掌控的是最纯粹的杀戮能量,而罗刹神掌控的,却是至邪之力。只有相互制约,他们才不会令世间大乱。当时,我以为自己找到的是修罗神的神位,顿时大为兴奋,修罗神也认可了我的实力和能力,赐予了我修罗神的考验。前面几项考验都很容易就通过了,毕竟那时候我已经达到了人类魂师最顶级的实力。我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很兴奋,成神,是我对一个人的承诺,只有完成了这个承诺,我才有去寻找她的权力。也终于能够和她在一起了。但是,在接下来的考验,我却渐渐的迷失了。在面对血红九头蝙蝠王的时候,我的心已被恶念所侵蚀,邪恶执念从体内剥离开来,真正的本心被完全封锁,我的身体也从而成为了血红九头蝙蝠王的寄生体,变成了你所见到的杀戮之王。”

    “直到刚才清醒过来时我才明白,当初我接受的,绝不是纯粹的修罗神考验,在那考验中,掺杂了罗刹神的气息。显然是罗刹神在超脱这个世界时,为了不让自己的继承人再遇到修罗神的阻挠而特意迎向了修罗神的神念,也改变了杀戮之都原本的形态。这原来只是杀戮世界的地方,却变成了堕落、邪恶的所在。修罗神的神念不断受到侵蚀,沾染了无数杂质。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被罗刹神神念干扰,没能完成修罗神的考核,还完全陷入了恶念之中,被血红九头蝙蝠王寄生。”

    “这么多年以来,血红九头蝙蝠王一直在不断腐蚀着我的身体,想要真正侵占我的肉身,吸收我全部的能量。但我的本心却毕竟存在着,不断的与它进行抗争,争夺者身体的掌控权。直到刚才,借助你海神之光的力量,我终于冲破了阻隔,利用海神之光的神圣光明气息,化去了罗刹神留在修罗神神念中的全部恶念。从而通过了修罗神的第八考,拥有了修罗圣剑的认可。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晚了,都已经太晚了……”

    这时,唐三突然开口了,“前辈,您向之做出承诺的那个人,是不是海神斗罗波赛西前辈?”

    杀戮之王原本已经沉浸在自己这些年所经历的痛苦之中,此时听到唐三的疑问忍不住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难道,她对你说起过这件事?”

    心中谜团豁然开朗,唐三没有直接回答杀戮之王的话,而是抬起自己的左手,“您看。”

    黑光涌动,为了不引起杀戮之王的警惕,唐三特意将魂力凝聚的速度放慢,如丝如缕的黑色光芒在他左手之上渐渐成型,铭刻着杀神领域魔纹的昊天锤,被他紧握在手掌之中。

    杀戮之王的眼神凝固了,看着唐三左手上的昊天锤,他身体周围的血光剧烈的波动了一下,令唐三不禁接连后退几步,才站稳身形。

    “你……,你是……昊天……宗的……子弟……,你是……谁的孩……子?”杀戮之王的声音颤抖着,黑色的眼眸中不断有血泪溢出,令他的面庞看上去有些狞厉。

    唐三恭敬的道:“家父唐昊。前辈,您……”

    “唐昊,原来你是昊儿的儿子。真是过去了好多年,连昊儿的儿子都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好,你很好,很好……,孩子,我叫唐晨。”

    一边说着,他手中黑光涌动,一柄无比巨大,通体被暗金色魔纹布满的重锤出现在唐晨手中。尽管那锤子的形态已经和唐三的昊天锤差距巨大,可那实实在在的昊天锤气息却假不了。正是昊天宗一脉相传的绝世武魂,而且是最巅峰形态的绝世武魂。

    看到那实实在在的昊天锤,唐三再不犹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拜了下去,哽咽着叫道:“曾祖。”此时,他的情绪也变得极其激动,他怎么也想不到,那杀戮之都中的杀戮之王,竟然就是自己的曾祖。

    原本内心中的绝望和痛苦,在这一刻已是荡然无存,心中的疑惑豁然贯通。是啊!曾祖也同样拥有着真正的神器,修为更是远在自己之上,败给自己的曾祖又算什么耻辱呢?无意中能够帮助曾祖恢复清醒令唐三欣喜若狂。在这最缺乏力量的时刻,如果能有曾祖领军,不但昊天宗重出大陆毫无问题,两大帝国的魂师也算有了领军人物。试问,天下间谁能比得上曾祖的威望呢?作为曾经天下第一宗门的宗主,九十九级半神巅峰斗罗,那是何等强大的实力?

    “起来,快起来,好孩子,让曾祖好好看看你。”唐晨想要上前去扶唐三,但当他身上的血光来到唐三面前时,他眼中闪过一道浓浓的悲哀,只是双手虚扶,却并没有去碰触他。

    唐三因为是低着头,并没有看到唐晨眼中的神色变化。

    “曾祖,您可以要为我父亲作主啊!”唐三再次拜了下去。

    唐晨惊讶的道:“你先起来,你父亲?昊儿怎么了?他是最有希望继承我衣钵的人,难道,他现在不是昊天宗宗主?我身陷杀戮之都数十年,外界发生了什么全不知道。隐约中,我似乎感受到过你父亲的气息在身边出现。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详细对我说说。”

    唐三明白,唐晨之所以曾经感受到过父亲的气息,应该就是在父亲通过杀戮之都地狱路,获取杀神领域时。只可惜,祖孙之间未能相认。

    当下,他将这些年以来昊天宗的情况详细的讲述了一遍,父亲与母亲的相爱,武魂殿的迫害,宗门的驱逐,宗门封闭,以及现在昊天宗隐退的事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

    唐晨乃是唐三曾祖,上上代的唐门宗主,一身实力甚至还在海神斗罗波赛西之上,现在更是继承了修罗神的部分神力,他和自己可不一样,有着高达九十九级的魂力支持,恐怕现在他才是天下魂师第一人。有了这位曾祖的支持,唐三深信,不论是昊天宗,还是当今天下大势,再不会像自己去面对的那么艰难了。

    听着唐三的话,唐晨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脸上神色每一次变化,都令空气如同凝固中破碎般发出铿锵的声音。

    “好,好一个武魂殿。好一个千道流。你祖父这个糊涂蛋。隐忍就是办法了么?”血光奔涌,紊乱的波动着,唐三隐约能够看到曾祖皮肤下有血丝不断闪过。

    “昊儿,昊儿竟然落得如此境地。这孩子,怎么那么傻啊!”唐晨老泪纵横,但他的泪水却依旧是血色的。

    “曾祖,您别难过。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够让昊天宗重出魂师界,破坏武魂殿的野心。将他们彻底铲除。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不将他们彻底毁灭,我绝不善罢甘休。”

    唐晨怔怔的看着唐三,半晌说不出话来,唐三恳切的看着他,在他想来,曾祖得知了宗门的情况,一定会带着自己返回宗门收拾大局。

    但是,唐晨眼中的光芒却渐渐暗淡下来,长叹一声,摇了摇头,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宗门如此,都是我的责任。但是,我不能随你一同返回宗门了。孩子,你今年才二十几岁吧。你的海神考核通过了几考?”

    唐三有些不解的看着唐晨,“曾祖,我已经通过了海神第七考。”

    唐晨道:“那这么说,等到海神第九考的时候,你还要返回海神岛了?”

    唐三点了点头,“是的。”

    唐晨探手入怀,摸出一柄金色的小锤,小锤两端各自镶嵌着一枚黑色宝石,看上去极为精致,“孩子,这个给你。它是我的信物。也是我们昊天宗的首席长老信物。有了他,长老堂将全部听你调遣,有权废除宗主,决定宗门大事。你今年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竟然就达到了八环,并且通过了海神的七项考核,我虽然自负当年,但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和你相差甚远。好孩子,我以你为傲,你也是咱们昊天宗的骄傲。昊天宗的未来,就交给你了。等你要进行海神九考时,返回海神殿,我会在那里等你。我欠波赛西的太多太多,尽管我没能完成对她的承诺,但我也要去看看她。”

    说着,他将那金色小锤抛向唐三,猛然腾身而起,宛如一只血色大鸟般升入高空之中,瞬间化为一颗血色流星在唐三视线中消失。

    唐三呆呆的看着曾祖消失的方向,曾祖他老人家怎么会就这样走了?难道说,海神斗罗波赛西在他心中的重要性甚至要超过宗门么?不,肯定不会的。在他走的时候,脸上分明流露着痛苦的神色,明显是对宗门十分不舍的。可他却依旧走了,这究竟是……

    唐三思前想后,却怎么也无法想通事情的关键,但不论怎么说,曾祖的出现终究是好事。就算他老人家现在去找波赛西了,总有一天还是会回来的吧。他不是也说了,会在海神岛上等待自己前去么?

    想到这里,唐三的心情渐渐平复,珍而重之的将那柄金色小锤收入二十四桥明月夜之中,腾身而起,来到海神三叉戟坠落的地方,施展出控鹤擒龙,将三叉戟从陷入的地面中吸了出来。小心的擦拭掉三叉戟上的尘土,唐三心中暗道,三叉戟啊三叉戟,都是我不好,没有足够的实力令你发挥,我一定会尽快成为真正的海神,让你绽放出应有的光彩。

    咦,胡列娜呢?唐三此时才想起那位武魂殿圣女,精神力如同蛛网般散开,引领着他找到了胡列娜的下落。

    胡列娜已经昏迷了过去,身上的衣服多出破损,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尽管以前也曾经看到过,但唐三还是忍不住心头一跳。胡列娜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妩媚的一个。他没有用手去接触胡列娜,额头上射出一道海神之光,落在胡列娜身上。海神之光虽然没有直接的治疗功效,但在他的控制下却而已激活人体的潜能,加快恢复速度。随着使用的次数越来越多,对于海神之光的奥妙,唐三也越来越熟悉了。

    在金光的笼罩下,胡列娜渐渐有了动静,她本身受伤也不算太重,先前只不过是被震晕了过去,在海神之光的辅助下,一会儿的工夫,就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

    睁开眼,首先看到面前的唐三,胡列娜长吁口气,“你杀了他?”她脸上充满了兴奋的喜悦,就在先前,她痛苦的在杀戮领域中挣扎的时候,眼看着身边的属下一个个倒毙,她心中已经充满了绝望。在她绝望的时候,脑海中却只是浮现出一个身影,她奢望的想着,哪怕只是在死前再见他一面,自己也就满足了。就在这时,他真的出现了,金色的神光笼罩,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和以前相比,他更加英武,也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阻挡住敌人,在最危机的时刻救下了她。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完美的呢?虽然胡列娜从未想到过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与他重逢,可再一次被他相救,胡列娜心中拥有的却只是幸福和满足的感觉。哪怕她明知道这个男人的心并不在他身上,此时此刻也不再重要。

    唐三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吧。”说他杀了以前的杀戮之王也没什么不对。

    胡列娜挣扎着爬起身,顿时发现自己身上多处春光外泄的样子,俏脸一红,赶忙回过身去,飞快的从随身魂导器中取出一件长袍罩在自己身上。

    “谢谢你,你又一次救了我。”胡列娜有些忸怩的说道。

    唐三淡然一笑,“没什么,适逢其会而已,何况,就算这次我不面对他,他也会来找我的。”

    重新转过身,胡列娜脸上已经带起几分红晕,低声道:“上次,上次在星斗大森林……”

    唐三眉头一皱,“不用再说了,这笔账我会和你们武魂帝国算的。”

    胡列娜叹息一声,“我知道,这份仇恨很难化解,可是,唐三,如果有一天,你战胜了我们武魂帝国,能不能不要杀我老师?她其实也是一个苦命的人。”

    唐三冷笑一声,“苦命?身为武魂殿教皇,现任武魂帝国帝王,你说她苦命么?就算她真的苦命,就能将自己的痛苦加诸在别人身上?如果不是她派遣你们前往星斗大森林,我们会遭遇冲突?小舞会因你们那些人而献祭?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心中还有善念。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不会杀你,但比比东必须要死。如果你不希望亲眼看到那一幕,那就早日脱离武魂帝国吧。”

    胡列娜呆呆的看着唐三,眼圈微微有些发红,“唐三,你真的认为凭借两大帝国的力量就能与我们武魂帝国抗衡么?该走的是你,这些年你不是一直都没有出现么?为什么又要重出大陆?我明白你内心的执着,可是,我们武魂帝国真的不是你一个人所能抗衡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达到眼前这等实力,但就算你成为了封号斗罗又能怎样?你不过是一个人,要面对的却是武魂帝国数以万计的魂师,两大帝国的魂师加起来还不到我们武魂帝国的三分之一,只要我们将帝国各个行省整合完毕,大军一统之日,就是毁灭两大帝国之时。难道你认为,凭借你一人之力就能与整片大陆抗衡么?”

    唐三淡淡的道:“我们现在讨论这些没有任何意义。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告辞了。下次见面,或许我们就是兵戎相见的仇敌。再见吧。”

    说着,唐三手持海神三叉戟,转身就走。

    “等一下。”胡列娜急切的叫了一声,美眸中已经充满了悲苦之色,这些年过去了,自己始终无法接受焱的感情是为什么?虽然她自己也不愿意承认,可她却很清楚,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年一起走过地狱路的经历,更忘不了这男人的气息。

    爱有的时候就是盲目的,她和唐三真正待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很短,可那刻骨铭心的感觉却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焱无论如何也无法带给她的。她也试图忘记他,可他的音容笑貌却根本无法从心中驱除。此时眼看着自己心仪男子对待自己如此冷漠,她又怎会不难受呢?

    “还有什么事么?”唐三头也不回的问道。

    胡列娜有些软弱的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什么地方?”

    唐三淡淡的道:“怎么?你打算派遣武魂帝国大军围剿我么?”

    “你知道我不会那么做的。”胡列娜有些激动的喊道,泪水已经不可抑止的顺着面庞流淌而下。她无法忍耐他的冤枉。

    唐三猛的回过头,眼中释放着凌厉的光芒,“胡列娜,你要记住,我们并不是朋友,而是仇敌。只要你还在武魂帝国一天,这种关系就不会改变。我今天也不是救你,只是为了自保而已。你我之前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到此为止,今后,我们只是敌人。”一边说着,唐三掉转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宽大锋锐的戟刃划过,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深邃的沟壑。将两人阻隔在两端。

    画地为界,三叉戟仿佛切割在了胡列娜的心上,她脸色变得一片惨白,下意识的跌退两步,险些摔倒在地,嘴唇嗡动着,“你,你……”

    唐三没有再看她,转身腾空而起,朝着远方飞去。

    就在这时,胡列娜突然用尽力气呐喊着,“唐三,你去什么地方都可以,但千万不要去星斗大森林,我老师带着六位长老在那里猎杀魂兽。”不论他怎样对自己,胡列娜心中却只有那份无法割舍的情感。

    已经飞在半空之中的唐三身体停顿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再次加速,眨眼间消失在胡列娜的视野之中。

    胡列娜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俏脸一片惨然。

    飞行在半空之中,唐三的心同样也不平静,胡列娜最后说的话令他大吃一惊。比比东亲率六位武魂帝国长老前往星斗大森林,她要干什么是毋庸置疑的。除了森林之王泰坦巨猿二明和天青蟒牛大明,还有什么能让这位武魂帝国帝王率领六位封号斗罗围攻的呢?如此强大的阵容围剿,就算是大明和二明想要逃跑也很难办到。星斗大森林虽然是他们的地盘,但武魂帝国派出的阵容实在太强大了。

    至于唐三对胡列娜的态度,他是故意为之。正像他所说的那样,他和胡列娜之间,只可能是敌人,以他的聪明,又怎会不明白胡列娜对自己的那份情感呢?但他又怎么能接受?在他心中,早已容不下第二个女人,他虽然对胡列娜印象不错,但却绝不愿意给她任何遐想的机会,这才说出了那些绝情的话。当断不断必会反受其乱,唐三正是深明这一点,才断然划清了自己与胡列娜之间的界限。也切断了自己对胡列娜的那份好感。否则,以后如果他面对武魂帝国的时候,有胡列娜在场难道就不动手了么?既然不可能在一起,索性果决的解决问题,以免再受其扰。

    一边飞着,唐三从如意百宝囊中抱出了小舞的本体,同时用自己的精神力唤醒了小舞在魂环、魂骨中沉睡的灵魂。把胡列娜刚才说的话告诉了她。

    听了唐三的讲述,小舞顿时心中大急,“哥,那我们赶快过去。大明、二明危险了。比比东一定是向猎杀他们,夺取他们的魂环、魂骨。我们快去救他们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斗罗大陆相邻的书:重生逍遥神魔界御宅农门春色人神网游之玄武神话披着羊皮的恶狼火影忍者之七夜传说小战士一八六一大唐天子万古至尊绝世王子妃